重生之侯门嫡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小说 > 重生之侯门嫡妻

重生之侯门嫡妻

重生之侯门嫡妻

10.0

手机阅读

来源:落初

作者:菀柳青青

时间:2020-10-22 14:57

评语:让她们知道什么是天理昭昭,报应不爽。

标签: 重生言情小说 
小说《重生之侯门嫡妻》讲述了:沈家嫡女沈妤,容色绝俗,备受宠爱,还是太后亲封的郡主,更嫁了一位好郎君。整个人如同一颗耀眼的明珠,荣华无限,让人艳羡。可有朝一日,这颗明珠从天上坠落地下,蒙上了尘埃,就像脚底的烂泥,任人践踏。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她才知道,所谓宠爱都是利用。长姐薄命,是早有预谋。幼弟身亡,是被人设计。太后怜惜,是为一己之私。
精彩推荐试读:

大景,康和三十二年春。

二月,虽然天气开始转暖,但仍是春寒料峭,乍暖还寒时候。

东风吹遍京城每个角落,昭示着春季的来临。上午,清冷的阳光照落下来,映照出大景朝的繁华盛景。大街上车水马龙,人流如织,两边酒楼茶馆林立,贩夫走卒的吆喝声不断传来。

经常可以看到,从北面走来许多锦衣玉带的贵公子,或是行来华丽的马车。想来是约上三五好友游玩赏景,亦可能是去吃酒作乐,或者是听曲赏美人,日子过得总是比普通人舒坦许多。

城北就有一户人家,宏伟的朱红色大门,门口两个威严的石狮子,上面高挂着一块牌匾,写着遒劲有力的四个大字——长兴侯府。在阳光的照射下,耀眼而刺目。

长兴侯府陆家,是真正的勋贵之族,簪缨世家,一向受人敬仰。再加上陆家辅佐新帝登基有功,新帝不但给了陆家丰厚的赏赐,还亲笔御书,将此匾额赐给陆家,以显示对陆家的重视。一时之间陆家风头无两,引得人人艳羡。

此时的陆家,到处洋溢着喜气,不断传来欢声笑语。也对,本就是年下,陛下又刚刚登基,还这般看重陆家,可不是该高兴吗?院子被打扫的一尘不染,只有零星几只花瓣被吹落在地,却更显得有意趣了。暖风袭来,春花开的热闹,一群群的摇曳生姿,园子里风景如画。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南面一个院落,枯木衰败,断壁残垣,门窗破旧,风一吹传来刻骨的阴冷,当真是荒凉至极了。

院子里空无一人,除了风声,只有门窗拍打的声音,偶尔还夹杂着几声轻咳。

一间屋子里,沈妤躺在床上,身上的被子寒冷似铁,但这也是唯一可以御寒之物。因为双腿断了,她根本无法行动,只能躺在床上,听着外面的风声,眼泪不断流淌下来。她的头顶被人悬挂了一面镜子,映照出她枯槁似的脸。脸上刀疤纵横,枯黄消瘦,颧骨高高凸起,一双眼睛呆滞且深深凹陷,头发稀疏蓬乱,就像一个女鬼,完全没有了大景第一美人的风姿。

她不想看到自己现在的容貌,因为这提醒着她过去多么愚蠢和可笑。可那些人就是要提醒她、嘲笑她,所以故意为她准备了一面镜子。

她闭上了眼睛,往事涌入脑海。

人人都说她命好。即便父母双亡,仍然备受宠爱。不仅被太后封为郡主,还嫁了一个好郎君,整个人如同耀眼的明珠,荣华无限,让人羡慕。若是一生就这样过下去,那也不错了。

可有朝一日,这颗珍贵的明珠从天上掉落地下,蒙上了尘埃,就像脚底的烂泥,谁都可以踩上一脚,最后被人丢弃到一边,自生自灭。

这落差来的如此之快,以至于到了现在她都不敢接受。

直到现在,那些人讥诮的目光还在她眼前晃动,她从未想过有一天她会沦落到这种地步,也从未想过她最亲近的人这么伤害她。

就算当初得知父亲战死沙场、母亲殉情、幼弟意外身亡、姐姐难产而死的时候,她只是伤心了几个月,后来就慢慢接受了。可她在这个院子躺了这么久,也无法接受被亲人背叛的事实,不敢相信一直宠爱她的夫君会当众指责她红杏出墙。

她的夫君便是长兴侯府世子,陆行舟。

当初沈妤年纪小,只见了陆行舟一面就被他吸引了,以为他人品高洁,可后来才知道这不过是他的伪装罢了。当时她情窦初开,涉世不深,只是傻傻的将一颗真心捧了过去,即便他一直对自己若即若离,她也毫不气馁。

可有一天,他突然接受了自己,沈妤欣喜若狂,便进宫请求太后为两人赐婚,太后乐见其成,欣然应允。

在所有人眼中,陆行舟出身高贵,容貌俊朗,才华洋溢,是个光明磊落的谦谦君子。不知道多少女子想要嫁给他,他却没有明确表示,可没想到却被沈妤抢了先。

许多人以为,沈妤虽然出身侯府,还有郡主名头,但到底是个父母双亡的孤女。且不曾听闻沈妤除了容貌有什么特别出众之处,觉得沈妤配不上陆行舟。

可婚后的陆行舟却将沈妤宠到了骨子里,即便沈妤小产后多年未有身孕,也不曾纳妾。所有人都说陆行舟爱极了沈妤,就连她自己也是这样认为的。可事实上,不过是假象罢了。

陆行舟的确心有所爱,可惜不是她,而是被她视为亲姐姐的堂姐沈妗。即便沈妗成为了景王妃,他对她也一刻不曾忘怀。若非后来为了帮助沈妗登上后位,若非沈妤有利用价值,他根本不会多看沈妤一眼。而沈妤,就傻傻的信了他。

他的心早已被沈妗占据,为了沈妗可以付出一切,可她却浑然不知。看他在众人面前表演夫妻恩爱,她深信不疑。可后来——兔死狗烹,鸟尽弓藏,最后一刻,她才知道真相。

在沈妗的封后大典上,她被人构陷和楚王苟且,并暗中勾结意图谋反。且证据确凿,一向相信她的陆行舟却第一个指责她不守妇道、表里不一。

她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只记得在封后大典开始前,沈妗让宫人请她过去叙话,然后就被人打晕了,醒过来后便发现自己正不着寸缕的和一个男子躺在一起。

所有人都对她指指点点,议论纷纷,那些嘲讽的眼光似乎能凿穿她的身体。一向疼爱她的好姐姐沈妗,则用失望的眼神看着她:“阿妤,你竟然做出这种事,你对得起陆世子,对得起我吗?”

陆行舟就像一尊冰冷的雕像,眼神满是讥诮,就像看一只愚蠢的可怜虫。

经过审问,沈妤身边的婢女出卖了她,当众指认沈妤和楚王早有私情,还拿出了沈妤送给楚王的信,这封信除了互诉衷肠,还是密谋造反的证据。

罪名就这样定下了。

楚王被治罪,而沈妗却请求新帝饶沈妤一命,所有人都赞美沈妗仁慈大度。新帝看在沈妗的面子上答应了,可是陆行舟坚决要休了沈妤。

妻子红杏出墙,不浸猪笼已经很好了,而陆行舟只是休了沈妤,在外人眼中着实是宽宏善良。

沈妤被休后,新帝几次三番想要给陆行舟赐婚,可都被他拒绝了。人人都道陆行舟被沈妤伤透了心,只有沈妤知道,他的正妻之位一直为沈妗留着。

即便沈妤沦落至此,也不得不为陆行舟叹一声‘痴情’,可是他这份痴情却是牺牲别人的一生得来的。她沈妤做错了什么,除了爱上陆行舟她什么都没做错,却要被这样利用和践踏。

回想起她的一生,只能用‘可笑’二字形容,她唯一的价值,就是做别人的踏脚石。

她睁开眼睛,看着镜子里的人,摸了摸脸上的伤疤。陆灵雨嫉妒她的容貌,说她是狐媚货色,将她的脸毁了。为了日夜折磨她,还在她头顶悬挂了一只镜子。

她那时才知道,她因为爱屋及乌疼爱的小姑,其实从未将她当成大嫂。

她当成亲人的人,一边利用她一边暗讽她愚蠢,真是可怜可悲可笑。

她微微转头,看着开开合合的窗子,突然听见‘嘎吱’一声,门被推开了。

沈妤低下头,看到一双镶着珍珠的绣鞋和绣着织金牡丹的裙摆。

她的目光向上移去,看到了一身华服的女子,淡淡的柳叶眉,一双杏眼,明明是一副温婉的相貌,可她流露出来的眼神却足以显现出她的得意和尖刻。

沈妤看着她头上只有皇后才可以戴的九尾凤钗,怔了怔,突然笑了,“皇后娘娘贵脚踏贱地,是来看我如何落魄的吗?”

沈妗掩唇一笑,这一笑,步摇上长长的金色垂珠也跟着摇晃。

“你我姐妹一场,我也该送送你,顺便告诉你一些真相,也好让你做个明白鬼。”

沈妤看着她得意的样子,好久才开口:“姐妹?是,我一直将你当成我亲姐姐,你呢,可有一刻将我当成妹妹?”

沈妗叹了一声:“要不我说你可怜呢,只有你才傻傻的相信‘姐妹之情’,你是大房的,我是二房的,虽同是沈家人,立场却是敌对的,你怎么就将我当成姐妹了呢?实话告诉你,每次听见你亲热的叫我们姐姐妹妹,我都觉得好笑。沈家的姐妹,也只有沈妘是真心对你好,可惜啊,红颜薄命。”

沈妤恍惚抓住了什么,问道:“大姐是你害死的?”

沈妗摇摇食指,“那件事可不是我做的。”

“是谁,你告诉我,是谁害死我姐姐的?”沈妤空洞的眼睛染上一抹血色。

沈妗轻轻蹙眉,眼神满是怜惜,“我真是怀疑你有没有长脑子,你姐姐死后谁取代她了的位置?”

沈妤神思一晃,闭了闭眼睛。

“傅柠,沈娴。”

“还不算太傻。”沈妗娇笑道。

沈妤狠狠咬牙。她只有这么一个亲姐姐,那些人却不肯放过她。她再也没有见过像沈妘一样善良的女子,可就这样好的人,却被她们害死了。

“为什么,为什么要害死我姐姐?”她声音沙哑的嘶喊着。

沈妗轻笑,“自然是因为她挡了别人的道。”

“太恶毒了,你们实在是太恶毒了!”

沈妗不以为意,“人不为己,天诛地灭,难道这个道理你都不懂吗?”顿了顿,她又道,“可惜了,你那个弟弟若还活着,也定然像你父亲一样是个少年英才。可惜,就是因为他太优秀了,老天爷看不过眼去,要将他的命收回去。可他若是不死,定远侯的爵位岂能落到二房手上?”

沈妤脊背一僵。

沈明洹自幼习武,骑马自然不在话下,怎么会坠马而亡,原来是被二房的人害死的!

这也一想,就全明白了。若非二房袭爵,景王怎么会娶沈妗为正妃,原来他们一开始就算计好了。

沈妤眼中是毫不遮掩的愤恨。

沈妗却毫不在意,“知道陆行舟为何要娶你吗?我想这些日子你该想明白了,多亏了你母亲留给你的那块金麟令,他才能助我登上后位。从始至终,他爱的人一直是我,他可以为了我让陆家卷入夺嫡之争,可以为了我娶一个厌恶的女子,可以为了我亲手将自己的孩子打掉。”

她抚摸着手上的碧玉戒指,“哦,你还不知道罢?你那次小产是陆行舟做的,你之所以后来再未有过身孕,也是陆行舟授意人给你下药。瞧瞧,你多可怜可笑啊,你全心全意爱慕的夫君,竟然这样对你,沈妤,你活的太失败了。”

沈妤失声道:“不可能,不可能,那可是他的骨肉!”

“因为你不配。”沈妗淡淡道,“他厌恶你还来不及呢,怎么会让你生下他的孩子呢?”

“真么会,怎么会……”沈妤似乎不敢相信,喃喃似的道。

“只有像你这样的蠢人,才会相信别人的话。”

沈妤无神的眼珠转动了一下,流淌出两行清泪。她真心爱慕的人对她只是虚情假意,她所有真心相待的人,都只是在利用她。现在大局已定,她这颗棋子也没用了,是时候除掉了。

太可笑了,真是太可笑了,她这一生就是个笑话。

这样想着,她大笑出声,越笑眼泪流的越发汹涌。

窗外,寒风凛冽,似是少女的呜咽。不知何时,从角落里长出一株红梅,枝头上一朵梅花探进窗子。

说了这么多,沈妗似乎没有了耐心,拍了拍手,从外面进来一名宫女。

沈妗笑盈盈道:“念在我们姐妹一场的份上,而你又为我登上后位立下大功,我就留你一个全尸罢。”

宫女端着一张漆红描金托盘,上面放着一壶酒和一只酒杯。

宫女轻蔑的笑笑,“郡主,请罢。”

沈妤说不出话来,因为愤怒身体剧烈的颤抖着,眼睛里爆发出强烈的恨意,似乎要将一切毁灭殆尽。

她缓缓抬手端起酒杯,最终扬起一抹淡淡的笑容。

“郡主,成王败寇,你落到今天的地步,要怪就怪自己命不好。喝了这杯酒就去投胎罢,下辈子投个普通人家。”宫女故作怜悯道。

沈妤闭上眼睛,一滴眼泪落在酒杯,她仰起头,毒酒一饮而尽。

沈妗,陆行舟,你们真是好狠毒,从头到尾她都没做错什么,却被你们肆意的欺骗、践踏、折磨!一步步将她推入深渊!她怎么能甘心,怎么能甘心?

我沈妤发誓,若有来生,绝不再相信任何人,宁愿做个穷凶极恶之人,也不再轻易与人为善!

不知怎么,沈妤没有说一个字,她的怨恨充斥着整个长兴侯府。

破旧的屋子冷冷清清,白色的帐幔飘飘扬扬,窗外的寒风还在呼啸。风吹进了屋子,宫女不禁打了个寒战,觉得此地有种阴森之感。

“娘娘,咱们回去罢。”

沈妗望着沈妤,轻嗤一声,“别忘了,对外就说她是心怀愧疚,畏罪自杀。记得将她放进枯井,道长说了似这等冤鬼,要用符咒镇住才好呢。”

……

在沈妤死后第二日,原本刚要转暖的春天,突然又下起雪来。大雪纷纷扬扬,一连下了好几日,将整个京城都覆盖住了,天气严寒更胜隆冬……

展开内容+

目录

  • 第一章 侯门弃妇
  • 第二章 姐妹情深
  • 第三章 虚情假意
  • 第四章 跳梁小丑
  • 第五章 姐弟相见
  • 第六章 宣国公府
  • 第七章 别有居心
  • 第八章 撕破脸面
  • 第九章 正人君子
↓ 查看更多目录 ↓

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重生言情小说
重生言情小说
重生言情小说

从中年重生到青年?从青年重生到少年?想看从此带着未来几十年记忆的人,是怎么样重新走完的嘛?想看他们是如何通过重生看清周边...

查看更多>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合作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去哪看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苏ICP备170402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