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种田,养萌娃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小说 > 科学种田,养萌娃

科学种田,养萌娃

科学种田,养萌娃

10.0

手机阅读

来源:落初

作者:顾三喵

时间:2020-11-01 09:49

评语:那些莺莺燕燕,妖艳货色,来两个揍一双!

标签: 穿越架空小说 
小说《科学种田,养萌娃》讲述了:前一刻还在手撕丧尸的顾苗,睁眼就躺在了陌生人床上。“……”末世异能少女穿成凄惨小农女,二两银子被卖给瞎眼男人挡劫做炮灰?惨还是她惨,还好小相公够帅,不然一拳揍飞!顾苗捋袖子:极品通通来吧,看是本姑娘的拳头硬还是你们的贱皮子硬!劫难也来吧,看是本姑娘的异能硬还是你这天劫硬!
精彩推荐试读:

槐树村,傍晚。

天上飘着小雪花,寒风呼呼的刮着,村西边一个简陋的茅草屋中,顾苗缩在填充着麦秸的被褥里,一边用手搓着这具身子上的污垢一边皱眉听着外面两人的讲话。

茅草屋外面,一个身材瘦小面向凶恶的妇人正在骂着一个身材高大脸上蒙着一块黑布的少年。

“我不管她脑袋上有伤没伤,今晚你必须和她圆房。”

“明天早上我过来检查,若还是没圆房,我让你四个哥哥嫂嫂按着你们俩圆!不信你试试!”

凭借着脑袋里原主的记忆,顾苗知道,外面这个恶声恶气的妇人便是“她”如今的婆婆赵春英。至于那被威胁的少年,就是她的便宜夫君孟希洲了。

被如此强硬威胁,顾苗却听不见少年的回应,她皱着眉目光微闪,心中忍不住勾画出一个懦夫的形象。

如果是这样,那她得好好盘算了。

不过,当孟希洲转身进入茅草屋,顾苗却愣住了。

眼前的少年身材高大,左眼被一块黑布蒙着,黑布很大,将他半张脸都遮了去,但露出的另外半张脸挺招人:

剑眉浓密,鼻梁高挺,而且右眼竟是罕见的丹凤眼,眼尾微微上挑,带着几分凌厉。

此时这只凤眼看着她,里面暖黄色的光亮和漆黑的瞳孔互相映照,像是宝石在闪光,璀璨又耀眼,但并不含什么感情。

这副模样,和懦夫俩字毫无干系!

“你都听到了吧。”孟希洲缓缓开了口,声音冷清低沉。

这好听的嗓音将顾苗从呆愣中拉回神,她赶紧将飘远的心思收回来,学着原主的样子,整个身子都缩在被褥里,只露出一双眸子看着孟希洲,眸中全是怯懦和惊慌。

原主是个胆小鬼,很怕眼前的少年,她必须得装的跟原主一样,免得被眼前的少年发现端倪,这具身子太弱了,她现在没自保的能力,万一被发现她不是原主,那就糟了。

孟希洲不知眼前的媳妇已经换了芯子,他瞧着顾苗的眸子,心中微动。

这双眸子里盛满了慌乱和惊惧,但竟很清澈,好像没了之前的生硬麻木,这让他微微意外,不过他没想太多。

但是,他这短暂的沉默似乎让整个空气都冷凝了,女孩儿因此不安地瑟缩了下,这敏感的反应,真像是他十岁时养的那只兔子……

想起那只兔子,他坐到了床边,语气和缓了些许,“时候不早了,该睡了。”

顾苗“……”

该睡了,所以?

她脑袋还伤着呢!

原主今天下午被人推了一把嗑到水井上,当场死亡,所以她才穿了过来,眼前这少年竟然要和一个伤患圆房!

不过,想到身上那一层用手就可以轻易搓下来的污垢,她乌黑的眼珠子转了转,嗯……应该会吓到眼前的少年吧?

心里边这么想着,她学着原主的样子,缩手缩脚的坐起身,脑袋恨不能低到胸口,小心且快速的让这具瘦弱脏污且有冻疮的身子展现在少年眼前。

抬眸,她拿“羞涩”的眼神看眼前的少年,只看,不言语。

孟希洲“……”

虽然茅草屋里光线昏暗,但他眼神很好,所以他能清晰看到眼前这个又瘦又小的身子上到底是什么东西——

一层像是黑色又像是灰色的污垢!!!

污垢里还点缀着冻疮!!!

他未被黑布遮住的半张俊脸立马黑如锅底!

原主每日都要做许多活,所以身上难免沾染污垢和出汗,若是在夏日,可用河水洗澡,但现在已经立冬,天气寒冷,河水太冰容易生病,而原主在顾家时又不敢使用干柴烧热水洗澡,所以这身上的污垢越积越多。

其实原主身上和衣服上都已经有汗馊味了,但现在天气冷,不仔细闻也闻不出来,不过原主身上那一层污垢是确确实实可以用眼睛看到的,刚才顾苗一直在搓那层污垢。

感受到少年的低气压,顾苗面上羞涩慌张,内心却在嗤笑,小样,不是要圆房吗?

上吧勇士!

孟希洲半张俊脸黑似炭,对上顾苗的眸子,他抿了抿薄唇,扔下“等着”两个字,挺拔的身子站起,快步出了茅草屋。

顾苗眸子一亮,竖起耳朵听外面的动静。

当听到水声时,她激动了。

只要能让她洗澡,这房她圆了!

眼前的少年虽然是个独眼龙,但身材正,露出来的半张脸也勾人,反正她现在没力气反抗,而且也要伪装成原主,所以不如配合一点,先把眼前的困境渡过去再说。

她是从末世穿越而来的,上辈子是个能手撕三米高丧尸的异能者先锋,没想到死后竟穿成了个悲惨小农女,不过好在她的异能也一起穿越了,虽然现在异能核里没有水元素她一点异能都使不出来,但总有恢复的时候,所以当务之急是养好身子让异能恢复,在实力没恢复之前,她只能给孟希洲这个独眼龙少年当媳妇。

以不变应万变,她不信自己还降服不了一个古人!

至于刚才听赵春英说少年身上那个十岁瞎眼、十九岁丧妻、二十岁丧子的劫难,她勾了勾嘴角,呵。

约莫半个时辰之后,孟希洲进来了,手中还搬着一个浴桶,浴桶里盛着大半桶热水。

将浴桶放下,他大踏步的来到床前,不顾顾苗一脸的“惊慌”,扛着她将她扔到了浴桶中。

落入热水中,顾苗啊的一声喊了出来,水太热了!

她扭头看向少年,想要出言抗议一下,结果孟希洲不知从哪儿拿出来一把猪毛刷子,见她看过来,没拿刷子的大手摁住了她的肩膀,将她脖子以下都摁入了水中,然后另外一手拿着刷子对着她的肩膀大力刷了起来。

刷子接触到身子的瞬间,顾苗一张脸顿时皱成了枯树皮,疼!

这少年力道太大了!

又热又疼,她双手抓着浴桶的边缘,一脸无助又痛苦的看向少年,眸子里带着一圈水雾。

孟希洲瞧着自己媳妇湿漉漉的眸子和盛满委屈的小脸,薄唇微启,吐出冷冰冰的俩字,“忍着。”

顾苗“……”

装惨没用,她吸了吸鼻子,低下头去,背对着少年,龇牙咧嘴的忍受着过烫的水和少年过重的力气。

但片刻之后,一丝丝舒服的感觉出现了。

一层厚厚的污垢糊在身上,其实很痒,刚才顾苗在搓灰的时候就不住的在身上挠来挠去,现在孟希洲拿着刷子带走污垢的同时也带走了痒意,身上不痒了!

这下子顾苗高兴了,忍着热水和疼痛,一边享受着少年的服务一边维持着脸上的可怜巴巴,卖力的装原主。

但孟希洲露出来的半张脸却是越来越冷。

这搓下来的污垢得有三斤重!

而且这背上的疤痕是怎么回事?

顾苗的背上,交错着三条疤痕,形状不一的疤痕印在顾苗又瘦又小的背上,丑陋而刺眼。

想起自己媳妇在顾家那猪狗不如的日子,孟希洲薄唇抿成一条直线,手上的力道轻了些许。

嗯?轻了?

那就搓不下来污垢解不了痒啊!

顾苗立马抬头看向了孟希洲,学着原主的模样,畏畏缩缩的、声音细弱蚊蝇,“相公,搓澡的力气能大点吗……”

孟希洲“……”

他就不该怜香惜玉!

他黑着脸拿出杀猪褪毛的架势,快速的将顾苗从头到脚搓了一遍,连换了三桶热水,这才把人给洗干净了。

将已经干净的顾苗扔到床上,他准备继续之前的活动:睡觉。

已经浑身干净的顾苗躲在被窝里,心情极其愉悦,一身清爽,可以睡觉。

就在此时,耳边传来极其轻微的脚步声,脚步声好像不想被人发现,特意放的很轻,但顾苗毕竟是异能者,虽然现在使不出异能,但耳聪还是做得到的,这轻微的脚步声没有瞒过她。

而且听这脚步声的规律,来人好像是刚刚离去的赵春英。

但孟希洲貌似也听到了这轻微的声响,他扭头往窗户看了一眼。

“你躺着便好。”孟希洲丝毫没有被外面的脚步声影响,低头对顾苗说道,声音冷清而悦耳。

顾苗“……”

赵春英过来听墙角了喂!

要现场直播了!

孟希洲没听到顾苗心里的呐喊,他躺进了被窝里。

顾苗哆嗦了两下,小脸上满是紧张慌乱害怕,继续卖力的装原主。

不过,这表演之下也有一丝真实情感在,两辈子为人第一次干这事,她真的紧张。

“不会太痛。”这时,悦耳的嗓音又响起,伴随着这话,孟希洲带着薄茧的大手抓着她的肩膀,然后大力摇晃了起来。

身下破旧的木床立马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在这寂静的冬夜显得很是突兀响亮。

顾苗“……”

等等,这个时空的圆房是这样操作的?

大力晃床就行了?

“痛吗?”这时孟希洲开口了,在她耳边询问。

顾苗“……”

肩膀被他大手使劲抓着,是挺痛的。

但特么的这种方式是圆房?

瞬间,所有的紧张全成了囧,她睁大一双眸子,里面除了紧张惊慌之外,还有一丝难掩的懵逼。

不是她演技不精湛,是身上这少年的操作实在是骚的出乎她意料。

不过,她的这一丝懵逼落在孟希洲眼中,就成了吓着之后的呆滞。

双眸清澈,表情呆滞,像极了他当年养的那只兔子。

怪惹人怜爱的。

惹人怜爱这四个字一出现在脑中,他不动声色的挑了下长眉,薄唇又启,“忍一忍。”

伴随着这三个字,他继续晃着,力气比刚才更大。

于是木床晃的更厉害了,像是要散架一般,“嘎吱嘎吱”的声响更大,整个茅草屋都被这声响给填满了。

顾苗“……”

实在是太囧了,这少年是在糊弄她还是这个世界的洞房姿势就是这样的?!

这时,屋外的脚步声又响起,轻轻往外移动,离茅草屋越来越远,当脚步声彻底听不见时,孟希洲的动作戛然而止。

他放开了顾苗,“好了。”

顾苗“……”

她懂了!

少年这个操作不止是为了糊弄她,更是为了糊弄外面听墙角的赵春英!

接下来,孟希洲的举止验证了她这个猜测。

“明天娘若是问你,你就按照我教你的回答。”他说着从枕头下面摸出一块白色手帕,手帕上带着一点血迹。

修长的手指点了点上面的血迹,他道,“若是问你流血没,你就说流了,然后把这帕子拿给她。”

顾苗“……”

刚才这少年给她洗头发时,水打湿了包扎伤口的布,于是少年给她重新包扎了伤口,期间拿这帕子擦了下伤口附近的血迹。

当时她不明白少年为何要多此一举,现在知晓了,要拿她额头伤口处的血伪装成第一滴血!

老小弟,这操作依旧有点骚啊。

囧囧的在被窝里躺好,顾苗很快便睡着了,现在得过且过,等她异能恢复了再做打算。

翌日,天未亮孟希洲便起床了,尽管孟希洲放轻了动作,依旧将她吵醒了,她闭着眸子听孟希洲洗漱,挑水,做早饭,然后喊她吃饭。

她额头上的伤口不大不小,但不影响行动,不需要卧床。

“穿上。”孟希洲从床尾的木柜子里翻出了一套衣服扔到了床上,挺破旧的,而且款式还是男装,“我把你的乞丐服扔灶膛里烧了。”

顾苗“……”

正合她的心意!

她昨晚刚洗了澡可不愿再穿那套带着汗馊味的衣服!

心里欢欣,但她面上却是怯怯的看着孟希洲,快速将这套男装给穿上了。

这套衣服虽破旧,但里面填充了一层麦秸,比原主那两套单薄的乞丐服要暖一些,而且这衣服很大,她把上衣和裤子都挽起来等于多了一层,不过依旧很冷,她缩着脖子,小跑着进了厨房。

厨房很小,但比茅草屋要暖一点,她用凉水洗了脸,然后站在灶台前开饭。

早饭很简单,一碗能当镜子照人的小米粥,一个高粱面窝窝头,不过孟希洲竟然给她煮两个鸡蛋!

“云叔昨天中午送来的,你受伤了,多补补。”孟希洲见她一脸不敢置信受宠若惊的模样,解释了一句。

顾苗闻言,抬起手抓住一个鸡蛋放到了孟希洲跟前,不说话,但一双清亮的眸子却是眨也不眨的瞧着孟希洲,意思很明显。

孟希洲很是意外,他这个媳妇长这么大十有八九连一个鸡蛋都没吃过,这会儿面对着俩鸡蛋的诱惑,竟不忘分他一个?

瞧着眼前这双依旧带着胆怯但清澈明亮的眸子,他心情莫名有一丝愉快。

还算是有良心。

正想要将这个鸡蛋放回顾苗跟前,外面突然响起了熟悉的脚步声,他垂下眸子,三两下将这个鸡蛋剥了,然后一手捏着顾苗的下巴,直接将这个鸡蛋塞入了顾苗口中。

“吃掉。”薄唇吐出这俩字,他又去剥顾苗跟前的鸡蛋。

顾苗也听到外面的脚步声了,知道是赵春英,她立马开始了狼吞虎咽,就赵春英那犹如土匪般的性子,这俩鸡蛋若是被赵春英瞧见,铁定被抢走。

刚把嘴巴里的鸡蛋咽下去,孟希洲将剩下那个又塞入她口中,然后抬步出了厨房。

顾苗继续狼吞虎咽,同时不忘把鸡蛋壳扔到灶膛里。

伴随着她这动作,赵春英的大嗓门响起来了,“希洲,你昨晚圆房了吗?”

“圆了。”孟希洲冷静沉着的声音响起。

顾苗闻言抽了抽嘴角,想起了昨晚他的骚操作。

“顾苗呢?”赵春英又问。

“厨房。”

孟希洲话音落,赵春英立马往厨房而来。

听见脚步声,顾苗赶紧将口中尚未嚼完的鸡蛋咽下,然后出了厨房,赵春英瞧见她,快步上前,一把抓住她的手臂,拽着她往茅草屋走。

“我有话问你!”

顾苗措不及防,被拽的差点儿摔倒,她立马看向了孟希洲,一脸“惊慌”。

孟希洲用他未被黑布遮住的右眼给了她一个莫怕的眼神,还未再说什么,她已经被赵春英拽进了茅草屋。

赵春英把茅草屋的门“砰”的一下关上,然后跟做贼似的小声且凶狠的问顾苗道,“昨晚你和希洲圆房了吗?!”

顾苗一脸害怕的看着她,轻轻点了下头。

“疼吗?!”赵春英又问。

顾苗又点头。

“流血了吗?!”

顾苗还是点头。

“他都用了什么姿势?!”

展开内容+

目录

  • 第4章 他都用了什么姿势?
  • 第5章 生孙子,应劫难
  • 第6章 在你活着时,我会护着你
  • 第7章 云默
  • 第8章 劫难不一定是真的
  • 第9章 你今后的任务是把自己当猪养
  • 第10章 他的谎话张口就来
  • 第11章 那不叫骗人
  • 第12章 做豆花
  • 第13章 顾家情况
  • 第14章 是不是真的香?
↓ 查看更多目录 ↓

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穿越架空小说
穿越架空小说
穿越架空小说

带着另一个世界的记忆还能带着重生一世的身世。穿越,众所周知,是指穿越时间或空间,而架空,则是指人物,背景,时间都为虚构,...

查看更多>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合作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去哪看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苏ICP备170402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