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西归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小说 > 雁西归

雁西归

雁西归

10.0

手机阅读

来源:落初

作者:九月酒

时间:2020-11-03 12:28

评语:再一次迎来圣旨赐婚是什么鬼?

标签: 古装小说 
小说《雁西归》讲述了:出身京华勋贵,爹娘和如琴瑟,家中兄友弟恭,祖父更是摒弃世俗、悉心教养,带她领略另一个风华万象的人世——不擅心计的程曦步步为营、如履薄冰地又一次过上开了挂的完美人生。以为终将守得云开,却再一次迎来圣旨赐婚是什么鬼?!...还让不让人愉快的重生了!
精彩推荐试读:

京畿卫营兵身着乌金寒甲,脚踏乌皮雷纹靴,默然行进在九华大道的莲合街上。阳光耀耀地照在铠甲上,反射成冰冷而刺眼的光。甲胄与营兵们腰间佩挂的牛皮刀鞘碰撞后,发出“喀喀”的声响。

这一营京畿卫押送的是一列看不到头的车队。车上或装着满满的黑漆樟木箱子,或用麻藤布盖合得严严实实。

百姓中有人交头接耳、窃窃私语,无人敢高声喧哗。

莲合街的北头是茶锦苑胡同,那一带是京中官员聚居的地界。

此时围观的百姓,却多是从九华大道上存善坊和宝瓶街过来的,这两处是京中勋贵世族家产铺子集中的地方。

有些在铺子里守夜的,便想起昨晚隐约听到的喧嚣及哭喊。

人群中有个七八岁的圆脸小丫头,怀中护着一架祥云纹八仙梨木食盒,瞪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踮起脚探着脑袋直瞧。

“听说內眷昨晚就被带走了,如今拘在府里的都是家奴。”

有人压低了声音说着听闻来的消息。

小丫头忙缩回脑袋,支起耳朵细听。

“如此说来,男丁果真是全下了大狱?”

“哪还有假!这一车车的家什被抄得如此干净,杨家怕是翻身无望了!”

“哎,也不是头一家,这才兴旺了多少年……”

小丫头眼珠子转了转,便抱着食盒转身挤出人群。

她拐了几道巷子,折进了存善坊。急急跑到聚贤楼下小巷旁,只见一顶灰呢布帷小轿停在那儿,两个轿夫正搓手挠耳,伸着脖子张望。瞧见她后,一迭声地催促:

“哎呦我的小姑奶奶,您可来了!福婶子千万交代紧赶着些儿,您怎就去了这么久!”

小丫头嘻嘻一笑,随口胡诌着“人多,等久了”,一边利索地钻进轿子。

两个轿夫不等她坐稳,便起轿疾步赶了起来,气得小丫头在轿中一阵好骂。

小轿出了存善坊,自九华大道往西,经过安阳街、泰和街、三勤街,进了览禅寺街后往北到底,拐进了宝瓶胡同。

沿着胡同往东走了一阵,便见一座三间五架金漆兽面门,悬匾“程府”。二人脚不停歇,又走一阵后来到了一道角门处,一路穿了三道门,最后停在了内院二门外。

此处平日里是内院采买进出、丫鬟婆子出门办事的地方,日夜有两个当值的婆子守着。

此时只见那两个平日里威风赫赫的守门婆子,一声儿不响贴门站着,门前叉腰立着一个四十出头、二等管事穿戴的婆子。

见到小轿后,那婆子虽仍皱着眉,但绷着的脸总算是挤出了丝笑容挂上。

“小念心姑娘回来啦!”待轿子落地,她便一步上前撩起帘子,“可仔细碰着!”

念心猫着腰钻出轿子,仍将食盒往怀中一搂,瞪着眼:

“姑娘就姑娘,怎的又加个小?”她顿了顿又忙补充道,“便是青岫姐姐也素来唤我念心,何曾唤过小念心!”

那婆子是内院专职女眷出入事宜的二等管事,丈夫唤作徐福。

今日一早,大太太跟前的青岫姑娘便唤了她去,说是大小姐早上醒来想吃祥云斋的几色点心,旁的皆不要。

徐福家的便立刻指了府里脚程最快的两个轿夫,抬着念心出了门。原算着不过半个时辰的差,谁知竟去了这许久!若是大小姐怪罪下来,岂不是要误会她指派不得力?

她瞥了眼梳着双丫髻的念心,忍不住暗暗抱怨:偏大小姐认准了念心才知她爱吃什么,指定了让这么个不晓缓急的去跑腿,可万万莫要拖累了她!

见念心还有功夫同她墨迹称呼,徐福家的心里急得要骂娘——这丫头比她孙女儿都小上几岁,若不是得了大小姐青眼,她何须客气!

好歹忍住了一口气,徐福家的不敢去碰那食盒,就一把拽住念心的细胳膊,半扶半拖地将她往内院拉,嘴上哄着“好姑娘”不停。

这般急急走了约一刻,总算是瞧见了凭澜居的院门。

凭澜居是程府大爷程原恩与大太太王氏的正院,徐福家的不敢擅自进去,便同守门的丫鬟招呼:

“……同青岫姑娘通报声儿。”

“通报什么,”念心打断她,甩了甩被拽了一路些许发酸的胳膊,“我回去了,青岫姐姐自然便知晓。”

说罢,脚一抬,施施然走了进去。

徐福家的气得直瞪眼。

还是那守门的丫鬟眉眼通透,见状便笑道:“福婶儿可是另有事找青岫姑娘?她许是在大小姐房里伺候,您去她屋里坐会儿,找个人传一声便是。”

徐福家的忙道了句:“不敢扰了小姐。”

那丫鬟摆摆手:“不妨事,您只管去。”

凭澜居正屋后头有一排三间的小屋,与正屋隔着一片小院子,中间铺了十字鹅卵石路。四角院落种了各色花木,还铺了一角山石。那三间小屋原是大太太王氏置放嫁妆的,后来腾了出来由大小姐住,便又在东西各建了座耳房。

徐福家自东厢廊下穿过,瞧见那小院门前安安静静连个人影都无,便想绕到后头去。此时却见屋中间门上的毡帘一动,一个身着豆青比甲、面容清丽的人儿自屋内走出。

正是凭澜居的一等丫鬟青岫。

徐福家的忙堆笑上前,刚要开口,便见青岫打了个禁声的手势。

青岫回头瞧一眼屋子,压低声音道:“大小姐歇着,福婶儿去我屋里坐罢。”

徐福家的忙随着青岫去了后头,路上轻声关切地问道:

“大小姐此时歇着,可是乏了?姑娘早先吩咐下来,我便立刻遣了人并交代轻重,奈何念心丫头去了那许久,想来是侯着的人多,她年纪小自然就吃亏些……不知可曾耽误了大小姐的差事儿?”

青岫安静听着,闻言便看了她一眼,浅浅笑道:“您办事,向来是妥帖的。”

徐福家的听不出这话算怎么个意思,但也知此事多说无益了。

二人到了青岫屋子,门下有两个小丫头正翻花绳。青岫打发她二人下去沏茶,招呼徐福家的入内说话。

青岫是大太太身边四个一等丫鬟之一,为方便照顾大小姐,王氏在北边倒座里给她单独拨了屋子,并两个使唤丫头。

徐福家的进屋后只极快地四下瞟了一圈,便收回目光不再打量。心底暗暗乍舌:都说府里老太太和太太们身边的大丫鬟,过得那都是寻常小户人家正经小姐的日子,如今她方才知晓此话并非夸张!

两个小丫头奉来茶点。

如今还不到清明,上的是去年的信阳毛尖。彩釉八角莲托碟上整整齐齐码着十二块形态不一的花色糕点,是锦楼的十二芳和糕。

徐福家的低头喝了茶,舌尖回味,便觉着应是主子赏下的。抬头瞧青岫安安静静坐在那,也不说旁的,只客气招呼她。心思转了几个来回,便拿定了主意。

“前阵子廖掌柜去乔缍,在几个山西的行商处购了些土特风仪,别的到也罢了,只那几坛子老醋听说是得了大太太夸的,十分地道。塘哥儿这趟随着廖掌柜同去,也得了一瓮,昨儿便托了升哥儿媳妇送去年嫂子那儿……不是什么金贵物,但图个家乡味儿不是!”

青岫听了这一番话,眉目便多了几分暖意。

她娘当初是大太太的陪嫁丫头,她父亲年均原是大老爷身边的长随,现如今做着府里的一等管事。她有个表姑妈,男人是大太太宝同那座陪嫁庄子上的庄头,二女儿后来嫁了徐福的侄子徐升——因着这层关系,平日里徐福家的便渐渐往她娘处走得勤起来。

徐福的小儿子徐塘现在济宁街的粮铺子里做伙计,粮铺子是大太太王氏名下的私产,廖掌柜孝敬的土仪,大太太事后也让人送了些给她娘。

但徐福家的能惦记着这件事,毕竟是上了心的。

青岫便温和笑道:

“劳婶子挂念,这许多年了,我娘总爱念叨京城的醋不是那个味儿,如今她总能称心一段时日了罢!”

徐福家的忙笑着附和,又扯了几句邻里邻居的闲事,便将话头引到了正题上:

“……去瞧了那丫头,可怜见的。她自小就能干,得了机缘入府后,又自添了份伶俐。哪像我那孙女,成日待在家里,十二岁还跟个孩子似的!”

青岫坐在一旁,嘴边挂着笑,捧了茶杯在手心磨着。

“也不知灵丫头那日夜里犯得什么浑,虽说打翻了老太太的素海棠不是件小事,但至于骇得她吊脖子么?谁不知咱府里老太太、太太们都是一等慈悲的善主!好在命大,人没事,但到底是不能再留府里了。平日里那么通透的人儿,关键时候就犯了糊涂……”

青岫叹气道:“可不是,糊涂了。”

徐福家的低头喝了口茶,顿了片刻,才抬头继续说道:

“天没亮就给送出去了,她还躺着不能起身,她娘老子雇了板车自后厨的角门儿拉走的。那扇门儿重,轴栅又有些腐了,开起来极费力,平日里都是锁着的。那日连着开了两次,倒把平婆子给怨的,灵丫头一家走时没少听她刺话儿。”

青岫微讶,看向徐福家的:“两次?”

“…阿吉丑时,引着二老爷的肩舆出去了。因怕往前头吵着老太太,便自那扇角门儿走的。平婆子回头就同我抱怨,说那么粗一根轴栅,还没咱府里的肩舆棍子牢靠,抬着二老爷时虽瞧着都压弯了,到底也稳稳当当地,哪像那扇破门,合到一半卡住了,差点关不起来,好歹得让人来修一修。”

青岫眼皮一跳,直直盯着徐福家的,半晌才轻声道:

“福婶儿可知自己说的什么?”

徐福家的也直视青岫,嘴角弯起一抹别具深意的笑:

“我在姑娘这儿吃的是茶又不是酒,岂有青天白日说胡话的道理?”

青岫笑不出来了。

展开内容+

目录

  • 第一章 茶言
  • 第二章 秘密
  • 第三章 痴儿
  • 第四章 打听
  • 第五章 福报
  • 第六章 计穷
  • 第七章 出行
  • 第八章 俪人馆(一)
  • 第九章 俪人馆(二)
  • 第十章 俪人馆(三)
  • 第十一章 持湘
↓ 查看更多目录 ↓

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古装小说
古装小说
古装小说

古装小说标签集合了当下女性感兴趣的古装小说,有古代豪门、穿越古言、古言重生等众多题材的古装小说推荐,让你体验到更多的古装...

查看更多>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合作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去哪看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苏ICP备170402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