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妇难为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小说 > 毒妇难为

毒妇难为

毒妇难为

10.0

手机阅读

来源:落初

作者:雁行

时间:2020-11-08 12:29

评语:她必将前世之债一件件地全数讨回!

标签: 重生小说 
小说《毒妇难为》讲述了:她是相府嫡女,本该众星拱月如霓虹初升,却因顾婉容的出现失去所有,直到临死她才明白,当年的接连失利不过是有心人的蓄意为之,人前失态也是他人故意设计,让她众叛亲离、恶名远扬,将她从天堂拉入地狱,为的不过是她挡了别人的路!是她太蠢,以为牢踞嫡女身份就不能被人夺走任何东西,到头来母亲抑郁而终、兄长残废、庶弟反目,自己落得被丈夫逼迫至死的结局!
精彩推荐试读:

大瑞,永昌四十年Chun。

一场Chun雨下了一天一夜。绵密的雨丝笼罩万物,天地间所有的声音都被细雨带来的“沙沙”声所取代。广平侯府的一处偏僻院落中,一个身着五彩霞披的女子在上了锁的偏房内凭窗远望,透过布满灰尘的破败窗棱,她的视线被斑驳的粉墙所阻,只见到庭院里随处散落着的桃花花瓣,点点片片地铺了满地,像是被绞碎的帛纸。

只可惜——不能用这天成的帛纸为顾婉容那贱妇送行!

顾昭华丰美的红唇紧紧抿着,布满血丝的眼睛里充满了无尽的不甘与忿恨,贱妇!贱妇!这么多年害了她还不够,如今,又来害她的孩子!

她的孩子……事情已经过去了两天,她可怜的晗哥儿,受了数月寒症之苦,刚见些许好转却要被人讥笑是痨病鬼活不长久,年仅八岁的孩子就要受这样的折磨,一切都是拜那贱妇所赐!

顾昭华美丽的容貌此时变得扭曲,她只恨自己下手太晚,没有烧死那贱妇!

紧锁的房门猛然被人踢开,顾昭华阴狠丑恶的神情落在来人眼中,更加令他百般厌恶,口中厉喝,“你可想清楚了?”

顾昭华定定地看着来人,与她同床共枕了十二年的丈夫,她一心爱慕想与之白头偕老的良人,此时俊挺的面容上带着毫不掩饰的鄙夷与厌弃,说出的话便如黄泉追命一般急不可捺。

他是真心想她死的!

“拖延下去,对你和你的母家都没有任何好处!”赵睿面色阴沉地指着桌案上从未动过的那壶鸩酒,“你蓄意放火谋害皇后,足你使你抄家灭族!”

“抄家灭族?”丈夫冷硬得没有一丝感情的话语让顾昭华冷笑出声,“她也出身顾家,我的父亲也是她的父亲,她要抄谁的家、灭谁的族?顾婉容假惺惺地许诺不追究此事,却又让你连番的逼我去死,当真是个人面蛇心贱妇!”

“住口!”赵睿怒喝,“皇后深明大义以大局为重,岂是你这般蠢毒妇人可以非议的?若你识时务,便饮下这杯鸩酒,我还可保你三分颜面,说你是心怀愧疚而死,否则我休你下堂,将你往日丑事公告天下,想必你父亲也容不得府里出了你这样的毒妇!”

看着赵睿好看的薄唇上下开合,顾昭华眼前一片朦胧。曾几何时,从这漂亮的唇瓣中吐出的是对她的夸赞与爱意,他说对她思慕良久,说他梦里常常见她,哄得她心花怒放情根深种。如今,却是口口声声的毒妇蠢妇,恨不能马上推她去死!

“毒妇也是你求来的!”顾昭华连连冷笑,“你可记得为了求我为妻,你在相府门前跪了一天一夜?你可记得父亲要你有了官位品级再来求亲,你为与我在一起,立功心切不惜奔赴沙场重伤欲死?你可记得我头胎时命悬一线,是你赌咒发誓,舍子救母才留得我一条Xing命?可笑当年的种种恩爱,竟不敌顾婉容那贱妇的一晚勾引!”

“闭嘴!”赵睿怒极,冲上前来甩手扇到顾昭华耳畔,看着被打得扑倒在地、耳中流血的顾昭华,一眼睛红得几欲迸血。“求你为妻?简直痴人说梦!我娶你不过为了你外祖家的权势可助我赵家翻身,沙场拼命,为的是我赵家的将来,舍子救母,也权因你那三个表兄在场,若非舍了我赵家骨肉,如何让他们相信我对你的真情实意?如何让他们引我为知己,甘愿为我铲除异已立下从龙之功?现下他们得皇上追封加爵,也算死得其所了!”

“死?”顾昭华呆了一呆,继而尖叫,“这不可能!他们不可能死!”

赵睿残忍一笑,“对了,这消息我还没告诉你,三天前沈家兄弟为救被乱臣虏走的广平侯夫人不惜以身犯险,被乱臣万箭射杀于定安门外,如今沈家灵棚接天哭嚎声传出百里,你真该去看看那样的光景!”

“不……不!你骗我!”不吃不喝、不眠不休地撑了两天也未倒下的顾昭华此时周身剧颤,“皇上已登大宝,哪里还有什么乱臣……”突然,她布满血丝眼中划过一丝明悟,“是你!是你们!你们以我为饵杀了我三位表兄!这定是顾婉容那贱妇定下的毒计!”

赵睿冷哼,“沈家自恃甚高不将皇上放在眼内,有今天也在预料之中!可怜他们至死以为你仍未脱险,临死前还不忘嘱托下属一定要将你救出,顾昭华,你运气真好,这般蠢毒还有三个表兄护你如此,他们这般为你,难道你不该追随他们共赴黄泉么!”

顾昭华的眼泪瞬时如洪河出堤,冲刷着她苍白憔悴的面容,她用尽全力地拍打着青砖地面,“顾婉容!顾婉容!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她怒目圆张睚眦欲裂,淹没了她所有的美貌秀丽,赵睿厌恶地偏过头去,“别再浪费时间了!”

顾昭华哭了一会,忽而抬头道:“晗哥儿的病怎么样了?”

赵睿心中不耐,可为了让她尽快服下毒酒,耐着Xing子道:“晗儿也是我的儿子,我自会找大夫尽心医治。”

顾昭华看着递到眼前的那只酒杯,惨惨一笑,她双手扶地,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我不会的喝的。”顾昭华盯着赵睿勃然变色的俊脸,笑得越发凌厉,“你想讨好那贱妇,我偏不让你如愿!”她一扬身上霞披,“我身担皇上亲封的一品诰命,你有种就亲手杀了我,要我自尽,绝无可能!”

赵睿沉暗的目光中跳动着灼灼的怒焰,这蠢妇当他真在意什么诰命,真不敢动手杀她,却不知他是怕脏了自己的手!这样蠢钝的妇人,自己竟与她做了十余年的夫妻,还生下儿子,想想都令人作呕!

“顾昭华,是你逼我如此的!”赵睿搁下酒杯,朝门口喝道:“带他进来!”

当即有两个婆子抬着一个七八岁的孩子进来,那孩子面色惨白口唇发青,神情也昏昏沉沉的,已是病入膏肓之势!

“你一日不自行了断,我便一日不请大夫,我倒要看看你的心能硬到什么程度!”

顾昭华飞奔过去,却被赵睿一巴掌扇倒在地。

顾昭华如疯了一般挣扎而起,“这就是你说的医治?晗哥儿被那贱妇推入冰窟里落了寒症,你从不探看也就罢了,如今竟眼睁睁的看他去死?他也是你的儿子,你怎么忍心!”

“他落得今天这样全是拜你所赐!”赵睿对软轿上人事不知的儿子视而不见,“当初若非你要害容儿肚子里的孩子,婉容……皇后娘娘也不会情急之下用晗儿吓唬你,谁料你竟不顾儿子落水仍不放过容儿,才让晗儿日日受寒症之苦,顾昭华,你到底对得起谁!”

“这是顾婉容对你说的?”顾昭华闻言猛然大笑,大颗大颗的眼泪不断自眼角滚下,“她推晗哥儿入水倒成了有理之人!晗哥儿落水后我不顾信期在身入水相救,往后每至信期我腹中都痛如刀绞!可他是我的儿子,只要他平安,我的命给他又有何妨?可笑你这蠢人,被顾婉容那贱妇迷得神魂颠倒,她说什么你便信什么,她嫁了皇子如今贵为皇后,为拉拢你不顾廉耻地将身边丫头改作她的名字送给你,你也如珠如宝!你也不想想,若非有我外公家势力相助,若非你可助皇上从龙,她岂会多看你一眼?”

赵睿紧拧一对修长剑眉,“休得砌词狡辩,你想害容儿的孩子这是事实!如今就算你说得天花乱坠,也休想我信你一句!”

正说到这里,旁边软轿中的孩子突然睁了眼睛,迷迷茫茫地看着顾昭华,软软糯糯地唤了声:“娘,你这两天怎么没去看我?”

顾昭华便如疯了一般拼死上前,赵睿一把扯住她身上的五色霞坡将她推搡在地,晗哥儿见状便要起来,却被身后的婆子死死地按在软轿之上!

“娘!”晗哥儿大叫,“爹爹,别打娘!”他本就气弱,这一叫岔了气,顿时咳嗽得连眼泪都流了出来。

赵睿不喜斥道:“哭哭啼啼,哪有一点赵家儿郎的样子!”

顾昭华看着儿子的泪水,只觉五内俱焚,她想过去,却被赵睿踩住后背,她撕心裂肺地痛哭,“快给他用参汤!他岔了气,快给他用参汤!”

赵睿最后一点耐心终于消耗殆尽,“都是因你娇惯,他才成了现在这副不争气的样子!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那酒,你到底喝不喝!”

“我喝!我喝!”对着儿子越发青白的小脸,顾昭华痛哭哀嗷,“求你救他,快救他!”

晗哥儿自小身子就弱,又在冰水中浸了一遭,如今寒症侵入心脉,若非沈家表哥排除万难寻来千年老参,晗哥儿只怕在去年冬天就不好了,如今Chun暖花开,晗哥儿已不需再日日以老参吊命,但每隔三五日也得以参汤提气,方可保Xing命无虞!

赵睿却道:“你先喝了那酒,我自会救他!”

顾昭华满耳都是儿子喘不过气的咳嗽声,她扑到桌前,便要拿那酒杯。

晗哥儿蓦然大哭,“不要喝!”他虽年纪小,却也懂了事,知道那酒杯里装着的必然不是好物,他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挣脱身后的婆子,奔到赵睿跟前跪下,“母亲犯了错只让儿子替她受罚,求父亲饶了母亲!”

短短两句话他说得连咳带喘,更引赵睿恼怒,“男儿膝下有黄金,此等置你Xing命于不顾的毒妇岂值你下跪!”

顾昭华却知赵睿对她早已心硬如铁,心中唯一记挂的只有儿子,此时她执了酒杯在手,“赵睿,你快拿老参来给晗哥儿吃下,我便立时死在你的面前!”

赵睿仍是未动,顾昭华越发心焦,“快啊!”

晗哥儿看着声泪俱下的母亲,抬眼望向已经数月没见过面、此时冷面冷心决意逼死母亲的父亲,迷茫过后,神情中渐渐透了异样的明了。他强忍着胸口不适止下咳嗽,“舅舅找来的那支老参……父亲已送到宫里,给姨母压惊了吧?”

晗哥清澈的眼睛里带了无尽的失望,他终于明白母亲为何要那样在意那支老参,他落了寒症,下水救他的母亲又何尝不是?大夫说只要每日三片千年老参连含一月,母亲的寒症便可祛除,可母亲执意不肯,每日将那支老参仔细收着,连老夫人来求也未曾舍上一片!如今才知道,原来他吃剩的那半截老参竟连着他的Xing命!可大火之后,父亲便派人来将那老参搜了去,送进宫里给皇后娘娘压惊。

顾昭华大惊失色,扑到赵睿身上又打又咬,“你还我老参!你害死儿子了!你这恶毒的畜生!”

赵睿被晗哥儿一语道破心事,顿时恼羞成怒,一巴掌挥开顾昭华,回脚便踹到晗哥儿心窝上,“你这逆子!与这毒妇串通佯装病重……”

顾昭华尖叫一声冲向晗哥儿,却被赵睿揪住头发,赵睿再无心情与顾昭华周旋,他捏住她的下颔,拿了桌上的酒壶便给她灌下!

无色的鸩酒顺着顾昭华的嘴角淌出,无助而狼狈,她的眼睛却只盯着躺在地上的晗哥儿,她挣扎不休,双手伸向晗哥儿躺着的方向,“晗哥儿!你别吓娘,你快起来!”

那小小的身躯伏在地上一动不动,露出的半边小脸上透着死寂的灰白。

顾昭华凄厉尖叫,赵睿微现惊色,向带进来的婆子使个眼色,便有婆子上前查看。

“侯爷……”婆子探了晗哥儿的鼻息,面色猛然一变,“小公子断气了!”

赵睿终是失色!他放开顾昭华大步来到晗哥儿身边,探向那小小的口鼻,果然不见半丝气机。

被灌进不少毒酒的顾昭华浑身瘫软地爬到晗哥儿身侧,抓着赵睿的衣角涕泪齐下,“他以前也窝过气,快找大夫,他还有救,快找大夫!”

赵睿稍失方寸,起身正欲向婆子发话之时,妹妹赵贞快步而入。

“大哥,容姨娘生了,是个儿子!”待看清室内景象,赵贞秀眉微蹙。

顾昭华连连催促赵睿,赵睿终是下了命令,可去请大夫的婆子却被赵贞拦下。

“大哥。”赵贞语气淡然,“你今**死了这毒妇,将来晗哥儿醒了,怎会不恨你?晗哥儿虽是你的儿子,但身体里还流了这毒妇的血,他要为母报仇,赵家如何安宁?不过是一个儿子,容姨娘已生了一个,将来你再续娶,何愁没有嫡子?”

赵睿一滞,再看向晗哥儿,目光中仅剩的怜悯瞬间消散无踪!

顾昭华此时腹痛欲死,可比之更痛的却是她千疮百孔的心!她渗出血泪的双眼死死盯着赵贞,“我待你那么好!晗儿待你那么好!”

赵贞神色漠然,“我嫂子本该是婉容姐姐,是你这毒妇使计让她不得不嫁给皇子与我哥哥分离!这么多年我顾全大局不得不与你虚应,看你每日惺惺作态,简直令人恶心!”

顾昭华心冷至极!这么多年她虽盘算过几个妾室,可对赵贞却是真情实意,当年赵贞出嫁,广平侯府外强中干,她甚至从自己的嫁妆中拿出大笔金银作为添补,也不愿这个自小看到大的小姑子在夫家受半点委屈!到头来……到头来……

赵贞瞄着伏在地上蜷成一团的顾昭华,黑白分明的眼睛里闪烁着微微的快意,“母亲说,待这毒妇事了,哥哥就一纸休书连同她的尸身一同送回顾家,这毒妇谋害皇后扼死亲子,料顾家也不敢追究!母亲隐忍顾家这么多年,总算能让他们也一尝被人羞辱的滋味!”

说她是毒妇?跳动的心脏渐渐麻痹,顾昭华仰天大笑,笑到最后声息渐弱已近无声,可她一直笑着,笑到满面血泪,浑身抽搐不已!

鸩酒的毒Xing彻底在顾昭华体内扩散开来,她已感觉不到疼,只是双目难视、有耳难听,喉头泛着一片腥甜!她哆嗦着,极尽全力地抓住身边的晗哥儿,摸着那小小的手,她无声轻哄,“别怕,别怕,娘来了……”

佛祖保佑,让她来生转世为蛇,亲口咬死她的仇人,一口一口撕成碎片,一寸一寸香食入腹!

展开内容+

目录

  • 第一章 鸩酒一杯
  • 第二章 大喜之日
  • 第三章 远程救母
  • 第四章 再见赵睿
  • 第五章 三日回门
  • 第六章 与亲团聚
  • 第七章 告密之人
  • 第八章 难言之隐
  • 第九章 种种准备
  • 第十章 婉容心思
  • 第十一章 一同回府
↓ 查看更多目录 ↓

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重生小说
重生小说
重生小说

带着另一个世界的记忆还能带着重生一世的身世?重生,众所周知,就是主角重生到多年以前的故事,想要看到更多好看的重生小说来去...

查看更多>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合作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去哪看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苏ICP备170402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