槿绣良缘之弃女毒妃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小说 > 槿绣良缘之弃女毒妃

槿绣良缘之弃女毒妃

槿绣良缘之弃女毒妃

10.0

手机阅读

来源:落初

作者:林木有枝

时间:2020-11-16 13:49

评语:重生复仇收获一只忠犬、联手虐渣的故事。

标签: 重生言情小说 
小说《槿绣良缘之弃女毒妃》讲述了:被弃孤女,一朝得幸,被侯府夫人捡去养。然,天有不测风云,尚书府突遭横祸,外祖父自尽狱中,尚书府满门抄斩,母亲郁郁而终,侯府千金一朝从天堂跌落地狱,从此开始了任人欺凌的生活。最后就连相依为命的奶娘也被侯府奴仆打死。口口声声爱她之人原来不过是虚情假意。竹马背叛,大姐欺辱,庶妹嚣张。还被继母算计给变态韩王做小妾。
精彩推荐试读:

盛夏的雨总是来的突然。

窗外,又是倾盆暴雨。

原本还是碧空如洗的好天气,刹那间变成一片昏黄。狂风呼啸而过,所到之处无一不是阴寒阵阵。

冷宫。

破败的门窗被风吹得吱嘎作响,送来一阵阵冷雨,拍打在人的肌肤上,遍体生凉。

冷宫的角落里,有一只灰扑扑的影子,因为受了刑而只能匍匐在地。

她的双手骨节都断了,身上布满鞭痕,血迹斑斑,衣衫褴褛,头发亦是脏乱不堪。如果仔细看,会发现这名女子正瑟瑟发抖,还有细细的呜咽声,在这偌大的冷宫中更加哀戚和阴森。

这时女子抬起了头,看向门外。面容显得十分苍老,神情空洞木讷,但却藏着深深地愤恨和后悔。

回顾以往她才发现自己这一生是多么悲惨,而她自己是多么愚蠢。

她本是一孤女,有幸被母亲捡到一直被视如己出的养在身边。

母亲是当朝尚书令王陵之独女,出身书香世家,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是京都有名的才女。而她自然有幸得母亲言传身教,虽不说样样精通,但和京都其他闺秀相比也是分毫不差的,容貌不是绝艳倾城,也算是个独具韵味的小美人了。

外祖父也对她极好,把她当成亲外孙女来教导。

本以为能一直这样无忧无虑的生活下去,虽然父亲和府里的其他姐妹不喜欢甚至厌恶她,但只要有母亲在,她就是幸福的。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她被从天堂打落地狱。外祖一家因贪墨救灾公款被人告发,然后被带入刑部大牢等待候审。第二天却被狱卒发现自尽在大牢,被认为是畏罪自杀。尚书令府满门抄斩……不久后母亲也郁郁而终。

从此,她再次沦为孤女,任人欺辱的孤女……每天吃不饱穿不好,继母对她动辄打骂,和她相依为命的奶娘为了她去厨房偷偷取些吃的,被发现后以家法论处。所谓家法,不过是对方想要置奶娘于死地的手段罢了。

奶娘一夜未归,第二天被发现死在了雪地里。

她永远也忘不了那一个早上,照顾了她十一年的奶娘就那样被随意丢弃在雪地上。浑身都是血,被打的皮开肉绽,血肉模糊,和雪水混迹在一起冻结成冰。

她忘记了说话,忘记了哭泣,忘记了周围人的指指点点,只记住了那一双双讥笑的眼神和一张张带着嘲讽的脸。

她清晰地看到了两张脸,一张绝艳倾城,一张娇美动人,她们便是西宁侯府的大小姐叶心和三小姐叶倩。

从那以后,叶家对外宣称二小姐染上了“恶疾”,据传闻好像精神也不太好了,所以不再出席任何宴会。大家听了不过一笑而过,世家大族这种事情层出不穷,早就已经见怪不怪了,不过是多了些茶余饭后的谈资罢了。

“病了”了的叶槿就渐渐被京都所有人遗忘了,叶槿自从那天后就开始了“养病生涯”。

然而这还不是最绝望的……

最绝望的是来自竹马的背叛。

她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天,他唇角带着从未有过的嘲讽,口气冷冷道:“叶槿,你凭什么以为我会带你走,你以为你还是从前那个风光无限的叶家二小姐吗?”

她忘了当时的反应,只知道她一瞬间如坠冰窟。

她如同呆滞了一般,默然良久才喃喃道:“为什么,以前我们……”

卢轩不耐烦的挥挥手,“今时不同往日。还有,我要娶妻了,人选就是叶家嫡小姐叶心。”

“嫡小姐……”叶槿看着眼前的男子,“是啊,我母亲死了,终于给别人腾了位置。”

叶槿想笑,可刚扬起嘴角却化为了自嘲,原来她才是最傻的一个,一直以来都被蒙在鼓里,原来她所爱之人和善良的大姐早就暗通款曲了,如今她没有了王家做后盾,他们的真实面目就显露出来了。

“你马上就是韩王侧妃了,和其他男子单独会面着实不妥。”说着他挥挥手道,“来人,送叶小姐回西宁侯府。”

让叶槿去韩王府做侧妃是叶心生母卢氏的主意,一是为了向韩王示好,二是为了折磨叶槿。

韩王做侧妃,说好听点是侧妃,实际上不过是个妾而已。况且韩王已年近四十,却十分好女色,尤其是喜欢亵玩歌舞姬和玩弄十几岁的黄花闺女,家中姬妾不知凡几,她这个在西宁侯府半点地位也无的孤女去到韩王府又能落到什么下场去呢。

卢氏的用心险恶之极,而且世人皆知。可是,这是别人家的事,没有人会冒着与西宁侯府为敌的风险去多管闲事的,最多不过是对叶槿报以同情罢了。

说到底,世家大族中人心都是凉薄的。

而她的反抗就是去找卢轩,他是她的希望,是她救命的稻草,可是他却连她最后一点希望都毫不留情的剥夺了……

她被人绑回了西宁侯府。

在西宁侯府大厅,她看到了那一双双嘲讽的眼睛,在她们眼中她现在不过是一只低贱的蝼蚁罢了。

“表哥从来没喜欢过你,以前耐着性子同你周旋,不过是看在王家门楣的份上,可怜你居然当真了,现在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一个低贱的孤女也配肖想南安侯府世子夫人的位置?”

叶槿无言,一双眼睛无波无澜,心如死灰。

叶心继续道:“若非表哥对我一片痴心,只怕就让你奸计得逞了!不过——”叶心鄙夷的目光上下打量了叶槿几眼,“到底还算是个小美人,还是个不胜娇怯的美人,想来韩王殿下会很满意的……”

昏迷之时隐约听到有个声音道:“卢公子是什么人,想高攀,也要看你配不配!来人,把她关进房间,好生伺候着,这可是亲王侧妃……”

再次醒来她已经身处韩王府了,从此她过着小心翼翼的生活,她不会讨好韩王,不会对其他姬妾曲意逢迎,所以她在王府时时遭受凌辱,她不知多少次想了结性命,可是一想到卢轩,卢氏,叶心,叶倩……这些人,她就告诉自己,无论如何她要好好活下去,要活的比她们任何人都长。

……

五年后,韩王继承了皇位。谁都没想到最后的胜出者竟然是韩王,演戏竟然能演四十多年,韩王的心机着实可怕。

可是叶槿知道,韩王不仅仅只是演戏。韩王善于伪装是真,一直在谋求皇位是真,可是他喜欢折磨人……也是真!

韩王终于登上帝位,开始了各朝各代皇室屡见不鲜的大规模清洗,一时间风声鹤唳,整个京都布满了血雨腥风,朝堂上人心惶惶……

当初争夺皇位的各党派也以最快的速度被清洗干净,至于那些没有明确表明支持哪位王爷的人暂时逃过一劫,但只是暂时。

例如南安侯府卢氏家族,卢氏家族当初不过是明着保持中立实则暗中投靠齐王罢了,西宁侯府亦是如此,况且两家是姻亲,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想要逃过此劫,当然是向皇家示好了,这种示好必然是以其他人或家族的性命为代价的……

……

只听‘吱嘎’一声,冷宫的门被完全推开了,走进来的是两个小太监和一位妃嫔。

“二姐姐,妹妹来送你最后一程。”

叶槿缓缓抬起头,此女子一身艳丽宫衫,身姿窈窕,一张瓜子脸,描画着细细的柳叶眉,水汪汪的杏仁眼,是个娇艳的美人。正是皇帝新宠云嫔,也是西宁侯府庶女叶倩。

此时叶倩正微笑的看着她,叶槿知道,那笑声中含着多少幸灾乐祸。

突然,只听“轰隆隆”一声炸雷响起,屋外仍是倾盆大雨。这雨极大,声音极响,如同一颗颗石头接连狠狠地砸在破旧的窗纸上。然后狂风大作,密集的雨点冲破窗纸、冲破房门送入屋内,所有人都不禁打了个寒颤。

唯有叶槿,她好像感觉不到痛苦一般,踉踉跄跄的爬了起来,笔直的站立着。

“原来如此。”叶槿自嘲一笑,“原来这就是卢家和叶家向皇上示好的手段,不知道卢叶两家此举又牺牲了多少人的性命。”

叶倩掩鼻轻笑:“姐姐这话就不对了,卢叶两家本就是为君分忧,除掉了意图谋逆的豫王,而姐姐正是为了国家安危牺牲了自己,姐姐如此深明大义,当真为女子之楷模,想必陛下也是十分感激姐姐的。”

叶槿握紧了拳头,努力压制住欲喷薄而出的鲜血:“呵,是啊,只要牺牲一女子就可以除掉唯一一个亲王,这买卖还真是划算。只是我不明白,豫王不过是一个闲散王爷,从来不涉及朝政,皇上为何一定要除掉他呢?”

“我猜猜,是因为皇上心虚吧。因为皇上这皇位根本是来得名不正言不顺,所以刚登上皇位就开始迫不及待的剿杀各个党派和各家族,即使不怎么参与党争的王爷皇上为了永除后患也要把他们全部赶尽杀绝?这分明是意图掩盖罪行,所以他才是真正的谋逆者!”

“你……”叶倩没想到叶槿会猜到这么多,还全部说了出来。

“而豫王,虽然只是一个闲散王爷,但前朝旧臣对他拥立者颇多,皇帝又极为喜爱豫王,也许在夺位的最后关头,先帝是想过要把皇位传给豫王的,可是先帝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叶槿淡淡道,“不过是擦觉到了韩王的狼子野心和多年来的伪装罢了,而当时皇室中先帝的儿子只剩下了豫王和韩王——”

“那又如何呢?”叶倩冷笑一声,“即使你猜到了这些又能如何呢,你还不是成为了阶下囚,而且你马上就要死了。我告诉你,这计策可是卢轩出的,一而再再而三被所爱之人陷害,这感觉如何?”

“叶槿,身为后宫妃嫔你却勾结豫王意图谋反,各书信往来皆已查获,证据确凿。但皇上仁慈,念你服侍皇上多年,不忍看你尸首分离,故留你一个全尸。”

“哦,对了。”叶倩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你肯定不知道那些密信是怎样被搜出来的吧?这要感谢你的好丫鬟香儿了。啧啧,我真是替姐姐感到可悲,你如此信赖的人居然就这样背叛了你?叶槿啊,你做人真是太失败了。”

“为什么?”叶槿是问香儿为什么要背叛她,她们认识那么多年,她是如此信任她啊。

“为什么?”叶倩好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似的,轻笑出声,“她跟着你这么一个不受宠的妃子有什么好,从前她是没机会,如今我给了她一个机会,只要她把那些伪造你和豫王勾结的密信藏到你宫中,事成之后,我就把她引荐给皇上,做个美人,你说,这么好的机会她能不动心吗?”

叶槿嘴角勾起一抹苦笑,“原来如此。”

原来她一切都是她自己太自以为是,她以为的来之不易的可以信任的感情在别人眼中都是不值一提的。

人心啊,果然是最难猜测的……

叶倩看到叶槿失魂落魄的样子得意的笑笑,“姐姐,你一定很恨香儿吧,不过姐姐放心,她很快就会下去陪你了,届时主仆相见,黄泉路上也好做个伴。”

说着她挥了挥手,后面小太监捧着托盘,倒了一杯毒酒递给叶槿。

“槿妃娘娘,请吧。”小太监尖声尖气道。

叶槿站在原地没有动。

“哦,我倒是忘记了。”叶倩故作惊讶道,“姐姐受了刑,没办法拿起酒杯,还是换成白绫吧。”

叶倩一个眼神,后面两个小太监拿着白绫朝叶槿走去……

“姐姐,下了地狱想要报仇千万不要找错了人,要找就去找豫王,我们是为了除掉他才牺牲的姐姐,说到底是豫王连累了姐姐啊。”

叶槿望着窗外风雨大作,沉默了一会,然后突然轻笑起来,似乎是自嘲,其中又夹杂着怨恨。接着是放声大笑,笑着笑着眼泪都流淌下来了。

“死到临头了还如此狂妄。”两个小太监如死神一般来临……

叶槿想要挣扎,可是她身上剧痛,半点使不上力。

……。

又是一阵风吹来,灯笼里的蜡烛飘飘荡荡,几欲吹灭。

墙上一只黑影倔强的站立着,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倒在了地上……

屋子里死一般寂静,只听到清脆的骨骼断裂的声音……

叶倩走上前嫌恶的看了一眼,只见地上的女子眼睛瞪的大大的。

死不瞑目!

叶倩嗤笑一声:“死不瞑目又如何,你还能活过来报复我们不成?”

“把尸体处理掉,扔进乱葬岗。”

……。

过了好多年,冷宫里的笑声仍然徘徊不去,声音凄厉,似是声音主人无声的控诉……

展开内容+

目录

  • 第一章 冷宫罪妃
  • 第二章 重回闺阁
  • 第三章 恶奴欺主
  • 第四章 杀人灭口
  • 第五章 侯府夫人
  • 第六章 侯府宴会
  • 第七章 无意冲撞
  • 第八章 愤怒之至
  • 第九章 仁景帝
  • 第十章 蒋家云舟
  • 第十一章 风光回府
↓ 查看更多目录 ↓

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重生言情小说
重生言情小说
重生言情小说

从中年重生到青年?从青年重生到少年?想看从此带着未来几十年记忆的人,是怎么样重新走完的嘛?想看他们是如何通过重生看清周边...

查看更多>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合作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去哪看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苏ICP备170402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