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抢亲记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小说 > 将军抢亲记

将军抢亲记

将军抢亲记

10.0

手机阅读

来源:落初文学

作者:河妖

时间:2019-01-07 15:44

评语:春夜缠绵,洞房花烛,是时候做些羞羞的事了。

由河妖原创的小说《将军抢亲记》讲述了:奉新郡里,沈十三做了江柔的救命恩人,一刀劈下了欲玷污她的匈奴士兵的狗头,腥臭的血溅了她满身,那一刻只觉得面前的人是个盖世英雄。后来......她的盖世英雄也玷污了她,且并没有踏着七彩祥云将她娶回去。因为她不愿意。英雄是个骄傲的人,老子堂堂征北将军纳你一介草民做通房小妾你还不愿意?难不成还想做将军夫人啊?不愿意就麻溜地收拾包袱滚蛋,免得老子哪天没忍住一刀捅死你这个混账。

精彩推荐试读:

战争来得迅速又残酷,战火以燎原之势舔舐大秦每一寸土地。

敌军将入城时,江柔和家人被流民冲散。

奉新郡是个小城,平日里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东邻西舍都携着包裹匆匆逃难,没有人注意到这个独自在街头彷徨的女孩儿。

或许是注意到了,可那又能怎么样呢?

自己的妻儿老小尚且无力自顾,哪里有余力抽身帮衬一个不沾亲的孩子?

江柔想打听父母的下落,可郡城即将被攻破,没有人有耐心听她说话。

城门被攻城木车击得摇摇欲坠,沉顿的撞击声一下一下,宛如撞击在她的心底。

轰然一声巨响,城破了。

黑色铠甲的士兵举刀而入,百姓们吓得四逃而散。

混乱间,有认识江柔的邻居于心不忍,推了她一把,“小柔,别愣着了,快逃命去了。”

江柔如大梦初醒,仓惶跟着人流进城躲藏。

匈奴士兵封锁了城门,在小小的奉新郡里屠城。

这是游牧民族的战争传统,每一次屠城都带有政治色彩,一则威慑各城,二则……充作军粮。

这个军粮,是真正意义上的军粮,匈奴南下侵略,后备军需不足时,城中若没有足够的粮食,这一城百姓,就是他们的粮食。

他们所过之处,杀人饮血吃肉,比魔鬼更可怕。

江柔藏在倒扣的装菜竹篓里,看着故土血流成河,哀嚎遍野。

她咬住嘴唇惊惧流泪。

这些人,简直就是畜生!

忽然,一个妇人隔着一篾竹篓摔倒在她前方,一个士兵从她身后追来,一边解裤子一边狞笑,“你跑啊,嘿嘿,老子还没尝过大肚婆的滋味,今天爷要好好爽爽!”

妇人五官秀气,穿着粗布麻衣,小腹高高隆起,跌在地上护住肚子苦苦求饶。

士兵跨坐在张姚氏身上,去撕扯她的衣服。她嘶嚎着想推开身上的人,不停呼唤着相公的名字。

可是她的相公已经死了,死在这些歹人的手下。

张姚氏推不动了,侧首隔着竹篓的空隙,看见了江柔,眼神中带着乞求和希翼,嘴唇轻轻张合,没有发出声音,江柔看懂了她的口型——救救我。

这个人她认识,是隔壁卖馄饨的张大娘,早已有了九个月的身孕。

江柔在竹篓里瑟瑟发抖,久久不敢动弹。张姚氏绝望闭眼,泪水没入鬓角。

她是看着江家幺女长大的,知道她胆小也柔弱,战火纷飞的年代,她一个人藏在角落里,想也知道境遇不比她好。丈夫已经死了,她一个妇人,带着一个孩子,实在难以生存......而且,这样的乱世,如果没能出生,说不定也是这个孩子的造化。

江柔救她,她感激。不救,她也不怨怪。

‘嘭。’

一声轻响,骑在身上人的动作停了,她睁眼去看。

江柔手里一根木棒,煞白着脸站在士兵身后。

十六岁的女娃家能有什么力气,战场上拼杀出来的匈奴士兵挨了这一下,连头都没伸手去摸一下,正狠恶着瞪眼看江柔。

江柔惊慌失措举着木棒一步一步后退,浑身抖得像筛糠。

士兵看她的眼神渐渐变了,从气怒到垂涎。

他从张姚氏身上爬起来,搓了搓嘴,笑得猥琐,“这么屁大点儿地方,竟然还有这等货色。”

眼前女子肤白貌美,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他时恐惧眼神,就像一只看见老虎的麋鹿,我见犹怜,一眼便激起男人的占有欲,只想把她压在身下肆意蹂躏。

只觉得地上的大肚婆瞬间成了昨日黄花。

江柔退到墙角,避无可避,匈奴士兵一把夺过她手里的木棒扔到地上,把她压倒在地,两手制住她的手腕,迫不及待道:“小娘子,你这根棒子没什么用,哥哥的这根才有用,让哥哥好好疼疼你。”

张着一口黄牙就想一亲芳泽。

张姚氏挺着肚子过来推他,撕扯,怒骂,士兵就像长在江柔身上似的,巍然不动,伏在她身上上下其手。

张姚氏亮出尖牙,狠狠咬在匈奴士兵膀子上,恨不能撕下他半条手臂。

士兵被咬得疼了,一脚把她踹出去,骂骂咧咧,“等老子办完事儿再来收拾你。”

张姚氏被一脚踹中腹部,捂着肚子疼得蜷缩在地。

江柔尖叫,嘶喊,哭泣,反抗。

没有用。

身上的男人一件一件扒下她的衣服,不肖片刻便只剩了一件肚兜,她泪雨滂沱,无力地挣扎。

眼前忽然有刀光一闪,在她身上肆虐的士兵顿住了,有什么东西落下来砸在她头上,眼前一片血红,有湿湿热热的液体淋了她满脸。

她僵直脖颈转头去看滚落在一旁的东西——匈奴士兵的人头。

他断了头的颈子上,鲜血喷涌而出,全浇在了她身上,眼唇大张,瞳孔覆上一片灰白,仍是直勾勾的盯着她。

她吓得失了声,愣愣仰面,看到一个男人。

铁甲披身,体型健硕,面庞刚毅,一身杀气提着刀,拧眉看了她一眼……转身走了。

旁边传来张姚氏的痛叫声。

江柔满脸腥稠的血,颤抖着把身上的无头尸身推开,胡乱拢起衣裳,跌跌撞撞去扶她,她哭出声来,连一句整话都说不利索,“张大娘,你,你怎么样,样了?”

张姚氏满脸冷汗,下身流出一摊水,她抓住江柔的手,喘着粗气,“小柔,稳婆,稳婆,我,我要生了。”

她愣住了,这样的世道,乱军入城,黎民颠沛流离,去哪里找稳婆?

怎么办?

沈十三拐过转角,听见身后有人在喊他。

“军爷!”

“军爷!请救救我们!”

他脚步没停,大步流星向城门走去。

江柔小跑着追上他,噗通跪在他面前,“军爷,请救救我们,张大娘要生孩子了,可是我们找不到稳婆。”

女子跪在地上,血浆糊住了她大半张脸,衣衫凌乱,沾满灰尘血迹,哭得声泪俱下,眼泪划过面颊,将脸冲刷得斑驳。

沈十三绕开她,继续往前走,心头烦得发慌,“关老子什么事?”你找不到稳婆,老子就找得到了?

她愣住了。

这人穿大秦官兵的甲胄,难道不是援军吗?大秦的将士怎么可以做到对大秦子民见死不救?

江柔回过神,男人已经走出很远了,张大娘的哀叫的声音越来越大。

她大步向前跑,追上男人,扑过去紧紧抱住他一条腿,“官爷,求求你救救张大娘吧,那可是一尸两命啊!”

连年战乱,人命早就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一个未出世的孩子,还不如羊圈里的一只羊——羊至少还能宰了吃肉。

女子一张脸贴上他的冰冷的铠甲,蹭去了脸上的血污,隐约能看出这是一张挺好看的脸。

她死死抱住他,身子紧贴在他的小腿,沈十三竟然觉得浑身血热了起来。

他转过去看了一眼浑身冷汗的大肚婆,用刀尖挑起江柔的下巴,眯着眼睛看她,“长得倒是好看,跟老子回去睡一觉,老子就救她。”

浸凉的刀刃贴上肌肤,刚才的恐惧又浮上心头,江柔吓得说不出话,跌坐在地上,双手撑在地上不住地往后退,企图离他远一点。

他把‘唰’把刀架在她脖子上,“不然老子把你们一块儿捅死。”

江柔仰高脖子一动不敢动,眼泪簌簌往下掉。

转角里拐出来一个汉子,看见沈十三,对他喊:“将军,还在干啥呢?匈奴崽子都收拾利索了,俘虏都在哪儿蹲着呢,您看咋办?”

沈十三抬起头,粗声粗气地吼他,“砍死还是活埋,自己看着办。”

梁正缩了缩脖子,咕哝道:“还是砍死吧,活埋还得挖坑。”

是江柔恰好能听到的音量,她终于忍不住,吓得放声大哭。沈十三一把将她扛上肩头,吩咐那汉子,“把后面的大肚婆弄回去,找军医给她接生。”

啊勒?

梁正摸了摸后脑勺,颇为不解。

费那老劲儿弄个大肚婆回去干啥?搬起来怪累人的?

身上的人嚎得像有人要活宰了她一样,沈十三被震得耳朵发麻,见梁正还杵在哪儿,便吼他,“腿断了啊?还要老子来抬你?”

你以为你是女人啊?老子又不睡你!

他忍住别怒把身上的女人摔下去,郁闷地想,下次打仗得弄个女人带着,这种前不凸后不翘的货色都有反应,他果然是太久没沾荤腥了。

展开内容+

目录

  • 将军很饥渴
  • 士兵也很饥渴
  • 天气寒冷
  • 活下来就好
  • 凉死他了!
  • 鬼见愁
  • 小可怜
  • 死亡很近
  • 你想逃去哪儿
  • 还跑吗
  • 大姨夫来了?
↓ 查看更多目录 ↓

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古装小说 古代短篇虐恋小说 穿越架空小说 女频小说 豪门流小说 甜文小说
古装小说
古装小说

古装小说标签集合了当下女性感兴趣的古装小说,有古代豪门、穿越古言、古言重生等众多题材的古装小说推荐,让你体验到更多的古装...

查看更多>
古代短篇虐恋小说
古代短篇虐恋小说

喜欢看短篇古言吗?喜欢看虐死人不偿命的古言吗?喜欢就来去哪看小说网,齐聚众多虐心短篇古言,保证虐到你心里!

查看更多>
穿越架空小说
穿越架空小说

带着另一个世界的记忆还能带着重生一世的身世。穿越,众所周知,是指穿越时间或空间,而架空,则是指人物,背景,时间都为虚构,...

查看更多>
女频小说
女频小说

女频小说小说集合了当下女性感兴趣的推荐,夹杂有女尊、宫斗、现代言情、穿越、虐心、霸道萌宠等众多题材的小说推荐,让你体验到...

查看更多>
豪门流小说
豪门流小说

喜欢看豪门流小说吗?喜欢看豪门小说吗?喜欢就来去哪看小说网,齐聚众多豪门小说,保证有一本适合你!

查看更多>
甜文小说
甜文小说

甜文小说清新又治愈,喜欢圆满的大结局?喜欢暖暖的幸福感?喜欢甜到心里的文章?那快来阅推荐小说网看甜文小说吧,这里的甜文让...

查看更多>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合作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去哪看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苏ICP备170402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