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下门庭冷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小说 > 花下门庭冷

花下门庭冷

花下门庭冷

10.0

手机阅读

来源:微小宝

作者:晗初

时间:2019-01-15 11:29

评语:妾心如宅,繁华无声, 门庭深冷,来者须诚。

由晗初原创的小说《花下门庭冷》讲述了:曾经名动天下的花魁,如今豪门深宅的贱妾, 传奇浮生所给予她的,是冰火两重天。 乱世倾覆,帝心难测, 时局诡谲,世家变迁…… 她洗尽铅华独守承诺,铁腕缔造家族荣耀。 四个痴人,三段感情,两次婚姻,一生缱绻。 逆来顺受的伎者贱妾,终成覆雨翻云的不世红颜。 精彩推荐试读:

 南熙,皇城京州,妓院醉花楼。
  夏风轻轻吹起床榻的帷幔,露出一截玉臂皓腕。肤如凝脂,冰肌玉骨,可以想象出这女子是如何丽质天成。
  可大煞风景的是,那本该无暇的手臂之上,竟然布满了深深浅浅的伤痕,好似簪子所划,有的已然脱了痂,有的尚且猩红刺目。
  小丫鬟琴儿坐在床畔,一边垂泪,一边给主子上药,抽抽噎噎地说着话:“小姐,您何苦这样折磨自己?赫连公子今晚便要成婚了,倘若他真心顾念您半分,又怎会任由您被那妒妇欺凌?”
  玉臂上伤痕累累的女子闺名“晗初”,年华十五,是醉花楼的头牌花魁,素有“南熙第一美人”之称。
  此刻这位美人正躺在床榻之上,神色憔悴、面色如纸。但那美而不妖、艳而不俗的含烟之态如此出众,便宛如一朵濯清的白芍,精致得藏也藏不住。
  听闻丫鬟琴儿的劝解,晗初并没有回话,只是双眸无神地看着帐顶,有如一具艳尸,了无生机。
  晗初想不明白,缘何一月之前还与她鸳鸯交颈的赫连公子,竟会忽然弃她而去,甚至连半句解释都没有,只派了小厮来通传一声,说他要成婚了。
  他是她的第一个入幕之宾,也是唯一的一个。原以为这般的缠绵欢情永无休止之日,可如今,那些山盟海誓终成了过眼云烟。
  赫连公子,竟是逢场作戏吗?
  曾经在小楼前等了足足一月,风雨无阻只求一睹芳容的,是赫连齐;
  曾经一掷千金,寻来稀世珍宝博她一笑的,是赫连齐;
  曾经坐怀不乱,对她温存爱怜有加的,是赫连齐;
  而如今,任由她被未婚妻子肆意欺凌的,还是赫连齐。
  那个她满心满意放在眼里的儒雅男子,时至今日所留给她的,唯有这满臂的簪痕,和他妻子的恶毒凌辱。
  晗初曾以为自己逃脱了青楼女子的悲惨宿命,可事实摆在眼前,她仍旧没能逃得开那八字魔咒——逢场作戏、负心薄幸。
  斜阳渐渐吞没了最后一抹黄昏,也带来了一室黯淡。
  今夜的醉花楼格外清静,只因是簪缨世家赫连氏与当朝后族明氏的联姻之日,皇城内的侯爵公卿、达官显宦皆去参加了这场隆重的婚宴,一睹两大家族共结百年之好。
  赫连齐、明璎,从此夫妻一体、休戚相关。而她晗初,不过是供人婚前消遣的一个贱妓,甚至连下堂妾都算不上。
  婚仪,此刻应该开始了罢!当隐忍已久的湿意划过眼帘,晗初终是累了,倦了,便也缓缓阖上了双眸……
  “啪嗒”一声脆响传来,琴儿手中的药瓶不慎跌落在地。她睁大双眼看着榻上的晗初,惊恐地大叫出声:“小姐!小姐!你醒醒!您别吓我!”
  许是这叫声太过刺耳,晗初的长睫闪了闪。她仿佛想要极力睁开双眼,可到底没能抵得过昏沉的意识。
  “吱呀”的开门声便在此时响起,一位年约三十余的妩媚妇人匆匆入内。琴儿看见来人,犹如遇上救星一般迎了上去,开口问候:“风妈妈。”
  这被唤作“风妈妈”的妇人乃是醉花楼的鸨母,十年前也是南熙风月场上的翘楚,奈何红颜衰落,又不愿委身做妾,只得改行做了老鸨的营生。
  此刻风妈妈已箭步走到晗初榻前,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立时蹙眉质问琴儿:“怎么这样烫手?你是如何照顾她的?”
  琴儿颇有几分委屈,语带哭腔地开口回道:“是小姐不让请大夫……”
  “胡闹!”风妈妈大怒地呵斥琴儿,眼风又瞥见晗初手臂上的伤口:“谁弄的?”
  至此琴儿终究不敢再隐瞒下去,唯有战战兢兢地回话:“是……赫连公子的未婚妻子,明家大小姐。”
  闻言,风妈妈面上闪过一丝心疼神色,又问:“她折磨了晗初几次?”
  “前后三次。”琴儿语中的愤恨之意再难隐忍。
  三次!这傻丫头竟被明璎那妒妇欺辱了三次!风妈妈顿觉怒意横生,好似一只护犊的母兽。
  然而只是一瞬间,她已很好地控制了情绪,沉声对琴儿命道:“沈公子眼下正在花堂里喝酒,你去将他请过来。”
  琴儿立刻领命而去。
  风妈妈这才看向榻上昏睡的晗初,不禁轻叹:“当初你执意要选赫连齐,我便劝过你。赫连世家百年书香,最重名声,他又是嫡子嫡孙,如何能迎你过门?怕是连做妾也不够身份……”
  说到此处,风妈妈语气微黯:“那明璎是什么女人?当今皇后的亲侄女,皇城里出了名的骄纵跋扈,她怎能容忍未婚夫君和青楼女子厮混?你若当初听了我的话,选了九皇子做入幕之宾,必定不会落得如此伤心。”
  风妈妈正兀自对着床榻感叹,但听身后开门声已再次响起。
  她转过身去,恰好瞧见一袭湖蓝衣袍步入屋内,沈公子面如冠玉,器宇轩昂,却偏偏带着一副吊儿郎当的神色,没个正经。
  风妈妈扫见他衣襟处的嫣红口脂,故作暧昧地笑了笑,才低低央求道:“公子行行好,为我这宝贝疙瘩诊一诊脉罢。”
  沈姓公子英挺的眉峰轻挑,潋潋的目光散发着几分漫不经心。他显然知晓榻上的女子是谁,却好似打定主意要置身事外,调侃地笑拒:“怎么?她为情所伤?要死要活?”
  “都什么时候了,公子还说风凉话!”风妈妈有些着急地道:“晗初被明大小姐三番五次欺凌,人已去了半条命。我哪里还有功夫再去请大夫呢!劳烦公子给瞧一瞧罢。”
  风妈妈边说边观察沈公子的神色,果见他眉头一蹙,流露出几分关切之意。她不禁微微自得,到底没有看走眼,这人对晗初是有心思的,也不枉自己特意请他过来。
  如此想着,风妈妈便主动撩起床榻的帷幔,将那一张绝美的、惨白的容颜露了出来,又对沈公子劝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晗初再也耽搁不得了!”
  沈公子盯着榻上那张天姿国色的憔悴容颜,终是没有再拒绝:“风妈妈出去罢,容我安心诊治。”
  风妈妈连忙笑着应承,示意琴儿与她一同退下。两人守着晗初的屋门,等待沈公子的诊治结果。
  屋内静得听不见一丝动响,有些令人遐想的诡异。
  不过须臾,沈公子已推门而出,劈头盖脸对风妈妈道:“她若再这般作践自己,大罗神仙也救不了她!”说着又将一个瓷瓶递了过去,嘱咐道:“涂在她手臂上的患处,一日两次。”
  风妈妈接过药瓶,有些担心地看了一眼屋内,试探着询问:“晗初如何了?”
  “她已经醒了。”沈公子的面色越发不好看,沉着脸斥责:“赫连齐还算是男人吗?”他最后撂下这句话,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风妈妈一直看着沈公子的背影消失在楼道拐角,才暗自松下一口气。她带着琴儿返回屋内,一眼瞧见晗初正靠坐在床榻上,虽然仍旧精神不济,但好歹人是清醒了。
  风妈妈这才有了些怒意,正待开口呵斥晗初自暴自弃,岂知对方已先行开了口,声若蚊蝇,无比细腻温婉:“妈妈息怒,我知错了。今夜之后,绝不再为赫连齐落一滴眼泪。”
  “你记得便好。”风妈妈的声音冷起来,全然不复方才的心疼与嗟叹:“青楼女子要将情爱看得淡一些,你风华正茂、艳名在外,以后还会遇上更好的。”
  风妈妈停顿片刻,硬起心肠去戳晗初的痛楚:“不是清倌儿也没什么,只要没怀过孩子,总还有出路。”
  听闻此言,晗初的脸色立刻又煞白两分。
  风妈妈看在眼中,疼在心里,语气也随之软了下来。她轻轻抚过晗初手臂上的伤痕,耐心劝道:“你的琴技声名远播、颇受世人盛赞,可别为一个赫连齐坏了手艺。”
  风妈妈边说边站起身来,朝门外走去:“好生将养身子,总得把‘南熙第一美人’的头衔给保住了。半月之后,你要重新挂牌接客。”

展开内容+

猜你喜欢

古装小说 古装小说 古代短篇虐恋小说 女频小说 古代言情小说 异界小说 异界小说 异界小说
古装小说
古装小说

古装小说标签集合了当下女性感兴趣的古装小说,有古代豪门、穿越古言、古言重生等众多题材的古装小说推荐,让你体验到更多的古装...

查看更多>
古装小说
古装小说

古装小说标签集合了当下女性感兴趣的古装小说,有古代豪门、穿越古言、古言重生等众多题材的古装小说推荐,让你体验到更多的古装...

查看更多>
古代短篇虐恋小说
古代短篇虐恋小说

喜欢看短篇古言吗?喜欢看虐死人不偿命的古言吗?喜欢就来去哪看小说网,齐聚众多虐心短篇古言,保证虐到你心里!

查看更多>
女频小说
女频小说

女频小说小说集合了当下女性感兴趣的推荐,夹杂有女尊、宫斗、现代言情、穿越、虐心、霸道萌宠等众多题材的小说推荐,让你体验到...

查看更多>
古代言情小说
古代言情小说

古代言情小说标签集合了当下精彩热门的言情小说,有豪门世家、穿越逆袭、重生改变命运等众多热门题材的古代言情小说推荐,让你体...

查看更多>
异界小说
异界小说

异界小说标签集合了当下女性感兴趣的异界小说,有重生逆袭、穿越异界、女尊天下等众多题材的异界小说推荐,让你体验到更多的异界...

查看更多>
异界小说
异界小说

异界小说标签集合了当下女性感兴趣的异界小说,有重生逆袭、穿越异界、女尊天下等众多题材的异界小说推荐,让你体验到更多的异界...

查看更多>
异界小说
异界小说

异界小说标签集合了当下女性感兴趣的异界小说,有重生逆袭、穿越异界、女尊天下等众多题材的异界小说推荐,让你体验到更多的异界...

查看更多>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合作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去哪看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苏ICP备170402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