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宠而骄之美色撩人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小说 > 恃宠而骄之美色撩人

恃宠而骄之美色撩人

恃宠而骄之美色撩人

10.0

手机阅读

来源:落初文学

作者:卷卷泪

时间:2019-05-11 14:08

评语:他活了三十几岁连兴趣爱好都没有,他的人生不无趣?

小说《恃宠而骄之美色撩人》讲述了:“杀人犯的女儿居然还当了律师?我一定是没睡醒。”“不要脸,她凭什么充当正义的化身。”“秦昭?谁靠近她,小心倒霉一辈子,她就个祸害人的妖孽。”秦昭微笑面对外界人们的的恶意,她怎么不见蔺璟臣倒霉,华耀集团市值还突破了5千亿美元大关。*蔺璟臣,所有人的第一反应是:一个不得了的男人。
精彩推荐试读:

2015年,京都,阴天,天上的乌云密布,宛如编织了一座令人无法逃离的黑暗牢笼,正囚困着这座城市。

“秦昭,听说你今天办了退学?没想到你也有今朝。”徐映雪正用着幸灾乐祸的眼神,讥讽的语气看着站自己面前的少女,她脸上的笑容明媚如花。

她继续道,“什么京大附属高中的天才少女,闪耀之星,简直就是个笑话,你现在还配吗?对了,封锦文以前有多喜欢你,现在就有多讨厌你。”

“以前那些崇拜钦佩你的学生,他们现在把你当瘟疫一样看待,私底下一群人围一起骂你,巴不得亲自讨伐你那杀人的父亲,啧~”

只有两个人的教室,秦昭收拾着书本,她单手勾起发丝撩到耳后,眼皮都懒得抬,回了句,“天之骄女跑来落井下石,你对得起你这张长得这么好看的脸吗?”

徐映雪面色沉了两秒,眨眼无谓的耸了耸肩,“是我赢了,秦昭,你失去在这里所有的荣耀,而我,还紧紧握在手里,你永远只会是一个抬不起头的失败者。”

秦昭收拾好东西,转身离开教室,没有一丝留恋,对于她的话一笑置之。

····

大雨滂沱的夜晚,膨隆一声巨响,天边划过一道紫雷,一座废弃的工厂,几个面目不善的男人在一处角落抽烟,路面堆积的水洼,以及周围散发出潮湿难闻的铁腥味。

秦昭捂着肚子蜷缩躺在地上,气虚微弱,喉咙间溢出痛苦的呻吟,黄牛皮袋落在一边,一角沾了不少鲜红的血迹。

外面传来车熄火的声音,很快,一个穿着红色高跟鞋的女人身材很妖娆,踩着碎步不慌不忙的走到了她面前,居高临下的睥睨着,而后缓缓蹲下,涂着红色指甲油手捏住少女的下颚,用力的抬起了她的脸,白皙的小脸被捏出红痕。

“年纪轻轻做事倒是个心思缜密的,你真勇敢,为了给自己的父亲翻案退了学,然后短短时间,还真被你找到了蛛丝马迹。”神秘女人说的慢悠悠的,目光,却像淬了毒的毒药看着她,狠毒无比。

“是不是觉得有证据就能帮父亲翻案了,小姑娘,你怎么这么天真。”

秦昭扯出一个笑说,“是啊,我很天真,你日后千万别有把柄落我手上,要不然,我会让你尝试掉下深渊再也爬不起来的滋味。”

浑身是伤的少女,身上散发着一股逼迫人的戾气。

神秘女人的脸顿时阴沉了下来,而后冷笑一声,像丢垃圾一样把她的脑袋甩到一边,十分不屑,“凭你?我今天真是听了一个很好笑得笑话,小姑娘,省点心思过日子吧,想想你那可怜的母亲,别动不该有的念头,否则,迎接你们的,就是地狱。”

莞尔听到女人嘴里提及到她的母亲,秦昭握着拳,久久没有松开。

······

两年后。

“庆大表演系高材生元薇被害去世已两年,凶手秦真死有余辜。”四月初的夜晚,秦昭没什么睡意,她拿出手机逛逛贴吧,微微亮着光的屏幕上是显眼的黑色大标题,细白的手指顿了顿点了进去,她躺在床上,双眼微涩,握着手机的手指骨泛白。

每一条评论,犹如一把刀刺进心脾,鲜血淋淋。

秦昭看了会,索性把手机放一边。

外面下着朦胧的细雨,忽而,秦昭听到她母亲睡得的那个房间传来细细痛苦的呻吟声,她猛然从床上起来,凌晨,她将突然高烧的母亲送去了棠安县医院。

卫淑珍很瘦,如同皮包骨,面色苍黄,眼瞳郁郁,她额头上冒着汗珠,嘴唇抖着,不断呓语,念着她在监狱里自杀死去的丈夫名字。

她是个脆弱的女人,丈夫死后,她的世界就一片灰霾失去了颜色。之后便患有心疾,久之,身体愈发多毛病出状况,怎么养都不见有好转。

“他没有杀人,秦真不会杀人,他是个老实人。”卫淑珍呢喃着就哭了,哭的崩溃,嗓音哑哑,凄凄凉凉。

这是卫淑珍在法院判决上对着所有人呐喊的话,可没有人相信她说的,所有的证据都指控了秦真是杀人凶手。

秦昭一直紧紧握着卫淑珍枯瘦的手,深怕她就此扔下她一走了之。

夜班值班的护士一直在用酒精给卫淑珍擦拭身体,余光不禁瞥向了秦昭,她很漂亮,是让人看了一眼就很难忘的长相,尤其是那双眼睛,瞳仁如夜海波澜,充满了灵气。

她现在的眼眶很红,却忍着没哭,坚忍的样子令人心酸。

如果这一家子没有惨遭变故,秦昭,这时候应该在京都上大学了吧。

秦真杀人的新闻登上了京都报纸头条,网络话题点击率破百万。

一开始谁都觉得他真的过失杀人了,但他进监狱不久,留下血书声称自己没有杀人后自杀了,于是,众说纷纭,但死解决不了问题,顶着杀人犯的罪名,即便你死了,遭受的依然是外界的诟病和谴责。

一个18的小姑娘就要背负照顾病重母亲的责任,不知不觉过去两年,护士眼里带了抹深深地同情。

突然,卫淑珍吐了大口鲜血,赤红的血落在了白色的床单上,触目惊心。

赶过来的医生说是她抑郁过度,气急攻心,然后给她打了少量的镇定剂。

将近凌晨,卫淑珍的高烧退了下来,躺在病床人的人,更羸弱苍白,仿佛下一秒,她就会撒手人寰。

护士拿来毛毯:“秦昭,医院夜晚清冷,你披着休息会吧,别冻着了。”

医院里的医生护士大概都认识她,秦昭三天两头为了卫淑珍的病跑来医院拿药,有时候不知道哪里得来的偏方,都会慎重的拿过来给医生瞧瞧。

秦昭说了声谢谢,嗓音余音绕耳,沁人心脾。

她坐在床边,头枕在卫淑珍睡得病床上,睫毛颤颤的闭上了眼睛。

秦昭是真的累了,不过守着病重的母亲她睡得不安稳,醒醒睡睡,反反复复。

早上七点钟,她再也没了睡意,去了自助提款机把卡里最后的一千块取了出来,中途买了杯豆浆和一个馒头。

棠安镇发展飞速,一早人声鼎沸,单车的车铃咣响着,不少穿着校服的学生,结伴而行,阳光朝气。

回医院的路上,秦昭遇到了出来买菜的婶婶毛丹庙,她还穿着睡衣,脸都没洗,手里拿着旧色小钱包。

“秦昭,你妈又住院了?她那病秧子哟,真是害死人不偿命,医又医不好,白白浪费那么多钱。”

秦昭是不跟叔婶住一块的,卫淑珍带秦昭回来棠安是住在过世的老人留给他们的房子,在秦真没出事之前原本想把老屋给翻修的。

但他出事之后,两人积蓄赔的七七八八,叔婶一家就只会碎碎念,更因为秦真杀人而避嫌,未曾帮过什么忙。

秦昭捏了捏豆浆的杯子:“婶婶,花的又不是你的钱。”

毛丹庙就冷嗤一声说:“秦昭你别忘了,你的工作还是你叔叔替你找来的,现在你手里还能有多少钱,就你那点工资,还不够你那病秧子母亲几贴药钱。”

秦昭的叔叔秦世东是果农,一家子的生活费全靠秋季水果的收成,只不过他好赌,手里有点闲钱就跑去赌博,过得拮据。

如今,他住的房子还是老人家生前贴上不少才建成的。

秦世东结识不少家境殷实的牌友,秦昭在棠安一家小型超市当收银员,就是他一个牌友开的。

秦昭在小超市干了快一年了,薪水不高,如今确实不足以支付卫淑珍一个月高昂的医药费钱。

“钱没了可以赚,但我的母亲,没了就没有了。”秦昭说着,头也不回的走了。

她知道婶婶毛丹庙一直看不顺眼她母亲,大概是爷爷奶奶生前喜欢卫淑珍,而一直对她百般挑剔,秦世东要娶她进门的时候两老还死活不同意。

毛丹庙妒心重,心眼小,几十年了心里还记恨着。

她望着秦昭走远的背影,不是滋味的嘀咕着:“你还真当她是你亲妈呢。”

也不过是个被领养的野丫头而已,自己打哪来的都不知道。

其实毛丹庙心里还是挺羡慕卫淑珍的,一个领养回来的女儿对他们视如己出,知恩图报,堪比亲生。

再想想她生的两个女儿,她当***还得把她们祖宗似的给伺候着,日子就没舒坦过。

秦昭回了医院把医药费给缴清,一千块钱,眨眼就没剩几张了,她垂了垂眼眸,幸好已是月底,她有工资领了。

离超市上班的时间还早,她回到病房里,坐在卫淑珍旁边,从包里拿出本书。

秦昭是不上学了,但知识,她不想落下。

……

九点钟前,秦昭赶到了超市上班,早上没什么人来超市买东西,老板娘王君如一看见她来了,漠漠一张脸,嚷着让她去把新来的货分架子上。

他们家上高二的女儿陈晓燕不喜欢她,王君如爱屋及乌,所以跟着对她有几分偏见。

至于老板陈山,是个和善脾气软的,老婆一生气他就认怂,棠安出了名的怕老婆。

中午,是个阴天,秦昭忙完休息,旁边是同事李阿姨顾着,她坐旁边椅子上,吃干粮充饥,一边耳朵插着耳机在听英文朗读。

陈晓燕中午放学回来,瞥见秦昭的时候不屑的嗤了一声,转头就一直跟在工作的老板娘嚷嚷着学校的事情。

“妈,我们棠安那有钱的蔺老板回来了,今天在学校我见着他了,学校领导对他笑成朵花似的。”棠安学校建设的那么漂亮,是蔺璟臣出的钱。

“蔺老板真的好帅,不知以后谁能那么好福气嫁给他。”陈晓燕痴痴的说着,眼里满是崇拜和爱慕。

“人家蔺老板清明都会回来,瞧你大惊小怪的,再说他娶谁也不关你事,反正不会是你。”

王昭君可不希望自己女儿一颗心挂在不可能的男人身上,再说她不认为那么有作为的男人看上她女儿,而且他都31岁了。

“妈,你看肥皂剧八点档的时候不是老让我以后给带个金龟婿带回家吗?我就喜欢蔺老板这样的。”

“蔺老板看得上你?他那种男人身边什么女人没有,不是你能肖想的。”这世界上,有一些男人是万万碰不得的,尤其是蔺璟臣这种家世复杂的。

在收银台前的秦昭听到蔺老板三个字不禁莞尔。

回忆飘回了她七岁那年,秦昭那时被秦真卫淑珍领养带回棠安,那时蔺璟臣还住在老屋隔壁的房子。她不太记得蔺璟臣长什么样了,只记得他很高偏瘦,天生的衣架子,就算是披着麻袋大概都不会有人说难看。

他不爱说话,喜欢大中午老屋门前榕树下睡午觉。

那时蔺叔叔还在世,但也是那年走的。

蔺叔叔去世后,她再也没见过蔺璟臣了,他离开了棠安,等他再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有钱有势了。

没多久秦真卫淑珍也带着她去了京都打拼,那时她们逢年才会回来一趟。

至于他母亲,听说在他两岁的时候就掉池塘里淹死了,也不知是怎么掉下去的。

她依稀记得自己的好像叫过他蔺哥哥,给过东西他吃的,还抱过他?

谁知,眨眼过去十三年,已是物是人非。

秦昭回来这里已经两年了,她跟蔺璟臣算是无缘吧,他若是清明都会回来住上几日,这么小的地方,她从未碰见过他。

可,碰见了又能如何?低头笑笑,秦昭把注意力集中回了英文听力上。

*

下午三点多,秦昭中途离开超市半会去医院探望她母亲,还睡着没醒过。

她在病房了呆了几分钟就走了,中午她吃的干粮填不饱肚子,在超市对面的店买了一份粉皮卷。

这家店的老板做的都是棠安有名的小吃,出去外面城市很久没回过家的人,一回家必然会买来吃解馋。

粉皮卷上的很快,秦昭坐在里边吃着。

“老板,给来一份簸箕……炊?”一个男人温厚的声音响起,不是本地人的口音,簸箕炊的音说的怪怪的。

“好咧,稍等一下,打包还是?”

“打包。”

秦昭低头,从她的角度,可以看到一双男人的皮鞋,上面蒙了灰尘和些许泥巴。

她吃完粉皮卷,“贵姨,钱放桌子上了。”

天籁般的声音,李怀不禁多看了她两眼,她的长相,是看了一眼便会让人忍不住想看第二眼的冲动,是个精致人儿,年纪不大。

在他打量的同时,秦昭也在看他,斯文的男人,社会的精英。

她出了店,目光便落在了不远处一辆黑色的小车。

后车座的车窗打开着,男人的侧脸,棱角分明,半边勾勒的优美,削薄的唇微微抿着,身上有种看淡世间浮华的沉稳淡定。

蔺璟臣?

秦昭的第一反应车里的男人就是他。

这时,摩托车的喇叭响的刺耳,秦昭回神,迈开脚步回到对面超市。

蔺璟臣感觉刚才有人在看自己,抬头瞬间,那感觉消失了,眸光一转,瞥见一抹清浅的身影进了超市。

他的视线停留超市大门口几秒,手下意识的摸向了口袋,烟没了。

展开内容+

目录

  • 001蔺老板?(修改)
  • 002树大好乘凉(修改)
  • 003老天对美人不公平
  • 004近距离接触
  • 005问他要了联系方式了没?
  • 006蔺璟臣也八卦?
  • 007人都死了还不让安息
  • 008解气了吗
  • 009受他关照
  • 010我能麻烦蔺先生一件事吗?
  • 011抱她的人(修改)
↓ 查看更多目录 ↓

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豪门虐恋小说 霸道总裁小说 女频小说 豪门腹黑小说 豪门流小说
豪门虐恋小说
豪门虐恋小说

总裁有总裁的恋爱,人人都有爱,总裁爱的更加深沉,在不知道对方是否纯粹情况下,他们的爱充满了太多套路,是商业联姻还是深情以...

查看更多>
霸道总裁小说
霸道总裁小说

霸道总裁小说标签集合了当下女性感兴趣的霸道总裁小说,有腹黑总裁、强势逆袭、霸道暖宠等众多题材的霸道总裁小说推荐,让你体验...

查看更多>
女频小说
女频小说

女频小说小说集合了当下女性感兴趣的推荐,夹杂有女尊、宫斗、现代言情、穿越、虐心、霸道萌宠等众多题材的小说推荐,让你体验到...

查看更多>
豪门腹黑小说
豪门腹黑小说

喜欢看豪门腹黑小说吗?喜欢看宅斗腹黑的小说吗?喜欢就来去哪看小说网,齐聚众多豪门小说,保证腹黑的很有深度!

查看更多>
豪门流小说
豪门流小说

喜欢看豪门流小说吗?喜欢看豪门小说吗?喜欢就来去哪看小说网,齐聚众多豪门小说,保证有一本适合你!

查看更多>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合作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去哪看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苏ICP备170402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