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之名门嫡妃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小说 > 娇宠之名门嫡妃

娇宠之名门嫡妃

娇宠之名门嫡妃

10.0

手机阅读

来源:落初文学

作者:凌七七

时间:2019-05-19 11:47

评语:夫妻二人携手走出一条繁花锦绣大道!

小说《娇宠之名门嫡妃》讲述了:乔伊灵貌美如花、精明干练,16岁成为集团总裁,商场之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一朝穿越成为天启国安阳望族乔家的长房嫡女。乔伊灵收人才,建商行,生意遍布天启国!跺一跺脚,能让整个天启的经济抖一抖!生意红红火火,各路牛鬼蛇神却接踵而来!亲娘偏心,亲姐怨恨,庶妹嫉妒,隔房的叔婶在一旁虎视眈眈,乔伊灵挥挥纤纤素手表示,姐能玩转商海,宅斗什么都是小意思!渣男想悔婚,挥手跟你拜拜!朝三暮四,得陇望蜀,贱人一个! 精彩推荐试读:


章平三十一年冬。今日是安阳玉珍阁举行展宝会的日子。玉珍阁内济济一堂、人满为患,好不热闹。

“砰——”的一声,一尊晶莹剔透、雕工精湛的白玉观音直直地从一身穿宝蓝色锦袍的少年双手手心中滑落,一切都发生在电石火花间。

当众人反应过来,玉观音已经掉落在青砖上,瞬间碎成了无数片。在青砖的映衬下,碎了的玉观音白得格外触目惊心!

碎了的白玉观音正是玉珍阁这次要展示的宝物!

玉珍阁的应掌柜率先发难,“乔五公子你这是什么意思!莫非是看不起我玉珍阁不成,居然将我玉珍阁这一次要展示的玉观音摔碎!”

摔碎玉观音的少年——乔家四房,排行第五的乔锦。而乔锦正是玉珍阁这次展宝会所选出的捧宝之人。

先前还意气风发的乔锦,如今却变得傻愣愣。乔锦低头盯着地面上碎成了无数小碎片的玉观音,双手还维持着捧玉观音的姿势,耳边骤然响起应掌柜的质问声,呆滞地抬头,“不是——我也不知道怎么了,一拿过那玉观音,手一滑这就——”

“哈——手滑?乔锦你可真是会帮自己找借口。你这手一滑可了不得,居然将这价值连城的玉观音给砸碎了?乔锦你这是在给自己找借口吧。”一红衣男子立即嘲讽出声。

红衣男子已经及冠,面容英俊,只是眉眼间的那一缕阴沉让人很不舒服,特别是他看向乔锦的眼神阴测测的,宛如吐着红信子的毒蛇,让人胆战心惊。此人是安阳望族苏家公子苏广全,苏家与乔家历来不和。

玉珍阁内附和苏广全的人不少,这么好的玉观音可不多见,哪怕东西不是他们的,眼睁睁看着玉观音在他们眼前碎了,他们的心好像也跟着碎了一样。于是不少人开始指责乔锦,从小小的窸窣声逐渐扩大。乔锦耳边充斥着各种指责他的声音,白皙的面容瞬间涨红,保持着捧玉观音姿势的双手也逐渐紧握成拳。

苏广全见状愈发得意,“乔锦你砸碎玉观音就砸碎了!你有本事像个男人一样认下啊!莫非你乔锦没种?不过也是,乔家已经彻底落寞,连一尊玉观音都拿不出来了!”

“谁说乔家落寞了。”

清灵动听的声音悠然响起,这声音仿佛带着奇异的魔力一般,能抚平人的毛躁暴动。

只见玉珍阁大门口,不知何时出现了一穿着大红狐狸毛斗篷的少女。

玉珍阁内有地龙,所以一进入玉珍阁,便觉得温暖如春,丝毫感觉不到冷,与外面的冰天雪地形成鲜明的对比。

少女显然也感觉到热了,由身边的丫鬟解开斗篷,只穿着一件天蓝织锦罗裙。少女笑吟吟地站在门口,肤光胜雪,双目犹似一泓清水,灵动清澈,在各人脸上转了几转,在苏广全身上多停留了一会儿,很快便移开。这少女的容貌秀丽之极,当真如明珠生晕,美玉莹光,眉目间隐隐有一股自信骄傲,更为之增添了几分动人几分魅惑。

少女还未及笄,年约十三四岁,头上梳着两个包包头,缠绕着蓝色宝石流苏,随着少女走动轻轻摇晃,潋滟生辉。

“我道是谁,原来是安阳的第一美人,乔家伊灵。”苏广全见乔伊灵走到乔锦身边,冷哼一声。

乔伊灵,乔家长房嫡次女,来安阳不到一年时间,力压安阳名门闺秀,被推举为安阳第一美人。

“苏广全你说话好听点!敢对我妹无礼,小心我对你不客气!”乔锦冲着苏广全挥拳头,龇牙咧嘴。

苏广全完全不将乔锦的威胁放在心上,乔家已经落寞了,乔锦能拿他怎样?

苏广全又斜晲了眼乔伊灵,长得美又如何?一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罢了,乔伊灵难不成以为她来了,就能替乔锦撑场子不成?

“乔五姑娘看看清楚了,地上的碎片可是乔锦的杰作。玉珍阁里不下一百双眼睛看到是乔锦打碎了玉观音。乔锦打碎了玉观音,难道打算不认账?”

“这是我打碎的,我没不认账!我——”乔锦脾气冲动,下意识接了苏广全的话。

“乔五公子承认就好。乔五公子都承认是你打碎了玉观音,正所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那么请乔五公子你立马赔偿一尊玉观音。如今可是玉珍阁的展宝会,无玉观音,展宝会如何继续下去。”

乔锦气得伸手指向苏广全,怒道,“你这是强人所难!我现在去哪儿弄一尊玉观音!”乔家不是拿不出一尊玉观音,但是从乔家到玉珍阁有一段距离,再加上长辈知道他做的事情肯定会责备他,会不会利索地拿出玉观音还两说。

苏广全阴冷的视线如毒蛇般紧紧缠绕着乔锦,“乔五公子的意思是你现在拿不出玉观音赔偿玉珍阁了。乔五公子如今既然拿不出玉观音,那肯定会耽误展宝会,给玉珍阁造成的损失是不是也该由乔五公子你承担?”

“苏公子何时跟玉珍阁如此要好了,玉珍阁损了钱关苏公子何事?我看苏公子你比应掌柜还要激动啊。”乔伊灵眨了眨清澈灵动的眸子,歪着头,清丽无双的面容满是疑惑。

“不平则鸣罢了。”

乔伊灵轻笑一声,宛若冬日寒梅绽放,美得愈发动人心魄,“不平则鸣吗?我倒觉得用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来形容更加恰当。”

苏广全脸一寒,乔锦则是毫不客气地大笑出声,一只手捂着肚子,另一只手指着苏广全,“他可不是属狗的嘛!”

玉珍阁内不少人纷纷笑出声,不过因为忌惮苏家,都只偷偷捂嘴笑,不像乔锦笑得那么张狂。但那压抑的笑声,更让苏广全面色发青。

乔伊灵莞尔一笑,梨涡浅显,摇曳生姿,“真是巧了,也挺符合苏公子你的性子。”

乔伊灵的小嘴明明跟樱桃似的,不点而红,晶莹粉润,偏偏说出来的话跟刀子似的扎人心。

苏广全脸上寒意更浓,“哼!乔五姑娘莫非以为你这样胡搅蛮缠就能绕过乔锦犯的错不成!这是绝不可能!除非乔锦现在就赔玉珍阁一座玉观音,否则——”

否则乔家的名声在安阳就彻底完了!哪怕乔家事后再赔偿一座玉观音,那也无用了。众人心里只会认为乔家推卸责任,毫无担当!这样的乔家还有什么资格做安阳第一家!乔家占据了安阳第一家这么多年,也是时候退位让贤了,苏家就是下一任的安阳第一家!

想至此,苏广全的眼底涌出狂热的神色,打算再接再厉逼迫乔锦。

乔伊灵潋滟的眸子轻扫了一眼地下的碎片,轻启朱唇,“依我看这摔碎的玉观音也不如何啊。”

“乔五姑娘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是想说这玉观音不值钱,所以就可以不用赔了?人人都道乔家伊灵能言善道,口舌凌厉。如今看来,果然如此啊!”苏广全狞笑道。

乔伊灵扫了眼苏广全,樱唇轻启,“苏公子我还有我一句话要送给你。做人除了不要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外,也不要不知好歹地喧宾夺主。玉珍阁可不是你的店。依我看苏公子你的确很会喧宾夺主,穿的大红大绿,可不就是那喧宾夺主的花蝴蝶吗?”

大红指的是苏广全穿的大红衣裳,大绿是苏广全穿的墨绿色靴子。

“乔伊灵你——”

不等苏广全放狠话,乔伊灵巧笑倩兮地对着应掌柜道,“我手上正好有两尊玉观音,还请应掌柜好好掌掌眼。春雨,秋菊。”

随着乔伊灵话落,从玉珍阁门口进来两个穿着大毛衣裳的丫鬟,一个稳重端庄,另一个瞧着有些高傲。前者是春雨,后者是秋菊。

众人的心思不在两个丫鬟上,而在她们手上捧着的玉观音。

春雨手上的玉观音是翡翠雕刻而成,绿的晶莹,绿的通透,仿佛能滴出油水。

“帝王绿!”有靠的近的,并且眼尖的认出了玉观音的材质不禁惊呼出声。

“帝王绿”三个字好似滴入热油中的水,瞬间沸腾了!尽管这帝王绿玉观音比起砸碎的白玉观音要小了一倍,但是谁都不会怀疑这尊玉观音的价值比起碎了的白玉观音要高!不,不能说高,两者根本没有任何的可比性!

应掌柜的眼睛紧紧盯着春雨捧着的帝王绿玉观音,移都不舍得移一下。

“这帝王绿玉观音是五百多年前贞静皇后的嫁妆之一,论价值比碎了的玉观音要高出百倍吧。另外一尊同样是羊脂白玉雕成的,玉质比起碎了的白玉观音好上一筹。应掌柜,有这两尊玉观音,你那尊摔碎的玉观音的确不如何吧。”

乔伊灵略有些清冷的声音瞬间让众人回过神。所有人看向乔伊灵的眼神都变了,或者说是看乔家的眼神变了。他们可不认为这两座玉观音是乔伊灵一个姑娘家能拿出的,肯定是整个乔家拿出的!能拿出这么两座玉观音,乔家的底蕴真是深厚,都说乔家落魄了,现在看来并非如此。

苏广全死死盯着两座玉观音,恨不得用眼神将它们刺穿,明明都要成功了,如今却功亏一篑!这让他如何不恨!

应掌柜回过神,干巴道,“自然是。”

“我想也是。看来我五哥砸碎的玉观音是能赔了。也不会耽误玉珍阁的展宝会了。咦?我说五哥你当时是怎么砸玉观音的啊。我看着有些不对头啊,你那么一摔,玉观音就能让你摔成无数片?让我数数看啊,一、二、三、四……我数不清了,这怕是得有好几百的碎片了。”

随着乔伊灵话落,不少人都往地上碎了的玉观音看。

不看不要紧,这一看,众人心里都开始犯嘀咕了,就摔了一下,这摔得是不是太细碎了。回想家里曾经摔碎的玉观音——不是人人家里都有玉观音,就是有玉观音的人家也不会去摔它啊。摔碎的玉观音是没见过,但是家里的丫鬟偶尔失手摔个盘子碗什么的,大多数人还是有机会见识过的,的确没有摔得这么碎啊。

对了,玉观音和盘子碗是有区别的,一个是玉,一个是瓷。但是摔碎后差别不会这么大啊!

明明身处温暖如春的环境内,应掌柜偏偏有流冷汗的冲动。

乔锦心粗,但他不是傻子,他再怎么摔,也没本事将玉观音摔得这么碎吧!这根本不正常!

乔锦质问的目光立刻投向应掌柜,后者被瞪得视线漂移,就是不跟乔锦对视。

苏广全心里大恨,事情怎么会发展到这地步的。如果乔伊灵先说被摔碎的玉观音碎得不正常,众人心里哪怕有疑问,但更多的只会以为乔伊灵是输不起,赔不起,巧舌如簧地想要推卸责任罢了!可如今,乔伊灵先拿出了两尊玉观音,价值远远高于被摔碎的玉观音。这样顺序颠倒一下,造成的效果就完全不一样!

乔伊灵,乔家一个小小的闺阁女子,心思居然缜密到这种地步,甚至远超于乔家男儿!起码比她身边的莽夫乔锦强多了!

苏广全低垂着头,眼底暗沉一片,是他失算了,乔家没这么简单,要对付乔家也不是一蹴而就的事,需要缓缓图谋。

“我看一定是五哥你当时摔得又猛又狠,不下千军万马渡河狂奔,只有这样的摔法才能将玉观音摔成这样啊。”乔伊灵笑靥如花,清丽的面容如含苞待放的海棠,虽青涩但隐隐透着娇艳。

众人嘴角齐齐一抽,千军万马渡河狂奔?这比喻真是——

“真是可惜我来晚了一会儿没能看到。”乔伊灵无不遗憾道。

忽而,乔伊灵一拍手掌,十分兴奋,“我方才没看到,可我现在也能有机会看啊!五哥,我带了两尊玉观音来,不如你挑一座摔,也好让我看看五哥你是如何大发神威的。”

“啊!”乔锦惊讶地大张嘴巴,久久不能合拢。

“乔伊灵!”苏广全此刻真恨不得将乔伊灵的嘴给缝起来,明明乔伊灵已经占据上风了,为什么还要这么咄咄逼人!

苏广全忘记了,之前他又是如何咄咄逼乔伊灵和乔锦的。

“苏公子的记性似乎不太好。我才说了,请苏公子你不要狗拿耗子——多管闲事。苏公子你为何这么快忘记了?方才苏公子爱管玉珍阁的闲事。现在又开始管我乔家的事。”

说完,乔伊灵不看苏广全铁青铁青的脸,视线重新看向乔锦,“五哥你不是最宠我吗?我就这么一个小小的要求,难道你也做不到?”

这是宠的问题吗?当众摔一尊玉观音,这是作孽啊!

乔锦舔了舔干涩的嘴唇,“我——”

“我——”了一大半天,后面什么都没有。

“我知道了。五哥你是不知道该怎么选吧。既然五哥你不知道怎么选,那就由我代劳了。就它好了。”

乔伊灵伸出纤纤玉手一指,不偏不倚,指的正是帝王绿玉观音。

乔锦刚刚合上的嘴唇再次张大,这次比上次张得还大。

“五——五——五——妹,真的要摔——摔——它?”乔锦吓得连话都说不连贯了。就是他这个不懂玉石的都能看出帝王绿玉观音的价值,恨不得好生呵护。如今不说呵护了,竟然要他去砸,简直是造孽啊!

乔锦慌张间对上乔伊灵的眼睛,那对黑瞳宛若浸润在冰泉中的黑珍珠,令乔锦逐渐镇定稳重。

“春雨还不过来。”

“是,姑娘。”

春雨捧着帝王绿玉观音一步一步向乔锦走来,直到停到乔锦三步远的距离停下。

近距离看帝王绿玉观音,乔锦觉得这帝王绿玉观音更美了,美的动人心魄,美的让人心魂为之荡漾——

“五哥。”乔锦发愣间,乔伊灵略有些清冷的声音响起,乔锦立马回神。

乔锦有心想说换另外一尊玉观音摔,可是在那双仿佛罩着淡淡烟雾,却又含着丝丝警告的眼神下,乔锦识趣地闭上了嘴巴。他这五妹向来是个有主意的,他听话就是了。

抱着早死早超生的想法,乔锦闭着眼睛举起帝王绿玉观音,将它捧高到头顶,然后狠狠摔下!

这一幕,有些姑娘家不禁闭上了眼睛,这么美的帝王绿玉观音,她们实在是舍不得它碎,可东西是乔家的,人家要摔,他们这些外人又有什么法子,只能闭上眼不看这令人心碎的一幕了。

就是睁着眼睛的,眼底不约而同闪过可惜,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这么美的帝王绿玉观音,谁不希望它完整呢。

清脆的碎裂声在每个人耳边响起,代表着帝王绿玉观音碎了。

闭上眼睛的姑娘们在那声清脆的碎裂声后,小心翼翼地睁开眼睛,仿佛是希望那尊帝王绿玉观音还好好的,尽管知道这是一种奢望,可心里还是忍不住去奢望。

当她们睁开眼睛后,看到的就是地上那碎成许多片的帝王绿玉观音。

乔锦砸完后才睁眼,要说感触最深的一定是他啊,看的人都不忍心了,跟别提他这砸的人了!

要说唯一忍心的就只有乔伊灵了。

看着软绵绵的小姑娘,心肠比起在场所有的人都要硬!

“五哥你砸好了啊!让我数数看啊!”乔伊灵说着蹲下身子,认真地开始数,“一、二、三、四……十六。不多不少十六片。哎呀五哥,我看你水准发挥失常啊,你看看你第一次可是摔了起码有上百碎片啊,如今你可就摔了十六片,这差距是不是太大了?难道是因为材质不同,大小不同,这才造成了这么大的差异?要不你再把那羊脂白玉的玉观音摔了看看。”

“啊?”乔锦傻眼了!

“乔伊灵你别太过分!”苏广全怒目瞪向乔伊灵。

根本一尊玉观音都不需要砸,人人几乎都看出不对的地方了!可是乔伊灵偏偏砸了最值钱的帝王绿玉观音,这已经狠狠打了他的脸,现今再将这羊脂白玉的玉观音砸了,他还有脸嘛!

乔伊灵似笑非笑地瞥了眼苏广全。苏广全的气急败坏、疯癫之色清清楚楚倒映在乔伊灵那双清澈灵动的瞳孔中。

这一次,乔伊灵樱桃似的小嘴没吐露出什么不好听的话。苏广全却浑身一震,不可置信地看向周围的人,几乎每个人都用挑剔嫌弃的眼神看他,好像他根本没穿衣服,赤裸裸地展示在众人面前。

一次两次出头,别人会夸你一句有义气。但事不过三,真以为就你是聪明人,别人都是傻子吗?

“这尊玉观音我早就欣赏够了,就不留下继续参加展宝会了。五哥你还留吗?”

乔锦气冲冲道,“当然不留了!”

“行,那咱们就离开吧。”

乔伊灵和乔锦离开了,而留下来的人大多都面面相觑,似乎无心继续参加。

玉珍阁每月举行一次的展宝会向来是安阳的盛会,可这一次的展宝会却虎头蛇尾,让人唏嘘不已。造成这一切的一男一女走得倒是干净利索。

展开内容+

目录

  • 第1章 乔家伊灵
  • 第2章 春桃求救
  • 第3章 上赵家 撕赵夫人
  • 第4章 贱男贱女,双贱合璧
  • 第5章 不要脸的赵举人
  • 第6章 可怜的乔伊柔
  • 第7章 乔伊柔的软弱
  • 第8章 把赵家人的皮撕下来!
  • 第9章 锦衣卫
  • 第10章 偏心的乔老太爷
  • 第11章 魏氏出丑
↓ 查看更多目录 ↓

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古代言情小说 古装小说 古代短篇虐恋小说 女频小说
古代言情小说
古代言情小说

古代言情小说标签集合了当下精彩热门的言情小说,有豪门世家、穿越逆袭、重生改变命运等众多热门题材的古代言情小说推荐,让你体...

查看更多>
古装小说
古装小说

古装小说标签集合了当下女性感兴趣的古装小说,有古代豪门、穿越古言、古言重生等众多题材的古装小说推荐,让你体验到更多的古装...

查看更多>
古代短篇虐恋小说
古代短篇虐恋小说

喜欢看短篇古言吗?喜欢看虐死人不偿命的古言吗?喜欢就来去哪看小说网,齐聚众多虐心短篇古言,保证虐到你心里!

查看更多>
女频小说
女频小说

女频小说小说集合了当下女性感兴趣的推荐,夹杂有女尊、宫斗、现代言情、穿越、虐心、霸道萌宠等众多题材的小说推荐,让你体验到...

查看更多>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合作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去哪看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苏ICP备170402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