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下绣芙蓉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小说 > 花下绣芙蓉

花下绣芙蓉

花下绣芙蓉

10.0

手机阅读

来源:落漫社

作者:六月倾心

时间:2019-05-21 14:10

评语:官民署的大夫多着呢,要你一个孕妇出马?

小说《花下绣芙蓉》讲述了:特工军医穿越为相府嫡女,受父亲与庶母迫害,嫁与摄政王,种种陷阱,处处陷害,凭着一身的医术,她在府中斗争与深宫之争中游刃有余,诛太子,救梁王,除瘟疫,从一个畏畏缩缩的相府小姐蜕变成可以与他并肩而立的坚毅女子。“你再偷跑出去,本王打断你的小短腿,有哪个王妃怀着身孕还四处跑?”
精彩推荐试读:


“本宫再问你一句,你到底嫁还是不嫁!”粗暴冷冽的男声在夏子安的耳边炸开,她慢慢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男子俊美却狰狞的面容。
身上有尖锐的疼痛,脖子被眼前的人狠狠地掐住,胸腔像是要炸开一般难受。
她眸色一凝,怎么回事?她不是死了吗?她记得自己被上司出卖,身中五枪,已经死了的。
脑子里顿时倒灌进一些记忆,不是属于她的记忆。
子安还没回过神来,脸上便遭了狠狠的一记耳光,直打得她昏头转向,眼冒金星。
嘴里一阵血腥的味道钻上来,她吐了一口鲜血,感觉到背上火辣辣的疼痛,她陡然抬头,狂怒在眸子里焚烧,脑子里残留的记忆告诉她,方才原主被乱棍杖打魂归西天,她才得以穿越在原主身上复活。
“回答本宫,你嫁不嫁给梁王?”
又是一声愤怒的质问,伴随着一记狠辣的耳光,打她的人,是当朝太子慕容桥。
一道绿色的身影扑过来,拉开了慕容桥,哭着说:“殿下,不要为难姐姐了,父亲那日虽然醉酒,确实错应了将我许配给梁王殿下的。要姐姐代嫁确实为难了她,再说,姐姐心里也一直思慕殿下您,您这样逼她,岂不是要把逼死吗?”来人梨花带雨,一副娇弱的模样,正是夏子安的庶妹夏婉儿。
慕容桥见状,十分心疼,当即放开子安,改为虚扶着夏婉儿。
空气迅速回到子安的胸腔,她大口大口呼吸,驱散了死亡的气息。
子安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但是身上的疼痛让她倒抽了一口冷气,站立不稳,双腿一软又倒在了地上,脑子里残留的记忆和这两人的对话让她立刻判断清楚了眼前的情况。
原主的父亲,是当朝丞相,在一个月前与梁王殿下饮酒,醉酒之时答应了梁王殿下迎娶夏婉儿的要求。
丞相酒醒后后悔不已,他平生最宠爱妾室玲珑夫人所出的庶女夏婉儿,怎么可能真的舍得将她嫁给残暴的梁王?
夏婉儿也哭闹着不肯嫁,因为,她早与太子情投意合,她是要做太子妃的人。
丞相不得已,便逼嫡女夏子安代嫁给梁王。
夏子安虽是嫡女,在丞相府却从未享受过嫡女的尊荣,她的母亲更是被丞相厌弃。
原主夏子安自然不肯同意待嫁,夏婉儿便向太子慕容桥哭诉。
方才在院子里发生的事情,一一灌入子安的脑子里,慕容桥不仅和丞相府的人一起逼迫她嫁给梁王,还对她用了刑,她甚至能听到原主夏子安临死前的哀求和她死前那漫天的血腥。
夏子安怒火丛生,慕容桥便轻蔑地看着她,一脚踹了过来:“凭你也配思慕本宫?呸,你这样的货色,便是送给本宫做妾,本宫也不会要你。”
夏子安本就受了刑,这一脚毫不留情,踹得她一口鲜血吐出,她握住双拳,眼底狂怒越发炽盛。
她试图站起来,但是,身上受的伤太重,甚至连动一下,身体都撕裂般的疼。
夏婉儿柔柔弱弱地上前,一脸内疚地继续道:“姐姐,对不起,我曾答应过你,不会对太子殿下有非分之想,可是,情之一字,实在让人无法控制,我越是压抑对太子殿下的思念,这份思念便越深,越无法自拔,恕我不得不无视您对我的警告。”
夏婉儿表情实在是楚楚可怜,但是夏子安却知道,她私底下到底是个什么模样。
慕容桥大怒,“你竟然敢阻止婉儿与本宫在一起?你这种女人,实在是太歹毒了。”
夏婉儿连忙拉住慕容桥的手,哽咽道:“殿下不要怪姐姐,本来做妹妹的就不该与姐姐争,是我的不是,是我没能控制自己的感情……”
慕容桥道:“婉儿你不要再说了,你就是心肠太软,才会一直被她欺负。”
夏婉儿看着底下狼狈不堪的夏子安,眼底闪过一丝阴毒,却用哀求的语气道:“姐姐,求你成全我与太子殿下吧,妹妹会一辈子记得您的恩德。”
子安吸着冷气,冷冷地看着两人旁若无人地表演恩爱,心头觉得厌烦不已,她在现代是特工组的军医,来往皆豪爽痛快之辈,不屑与这种勾心斗角矫情恶心的人说话。
她脑子里残留的记忆告诉她,梁王腿有残疾,且他生性残暴,虽没娶正妃,府中却有十余名姬妾,而且,听闻这些姬妾有半数都残废了,可想而知,她们在王府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
原主大概就是知道这一点,所以才不愿意嫁给梁王。
子安忍住疼痛,用尽全力,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拿我一生的幸福去成全你吗?你真不要脸!”
慕容桥闻言,陡然大怒,看向廊前坐在椅子上的夏婉儿之母玲珑夫人,“还不打更待何时?”
玲珑夫人一直都在看着,她心中着实焦虑万分,如果夏子安不答应,自己的女儿婉儿便要嫁给梁王那个恶鬼了,今日太子前来施压,她本以为夏子安会答应,却不料三番四次用刑,就是不肯松口。
如今听得殿下的吩咐,她再也忍不住满心的愤怒,厉声道:“来啊,给我打,狠狠地打,打到她答应为止。”
玲珑夫人一声令下,两名粗暴的下人便摁住子安,棍杖声声落在夏子安的背上,直打得她皮开肉绽,血肉模糊。
八年特工生涯,练就了她钢铁一般的意志,她咬着牙关,承受着原本不属于她的耻辱与痛打,一口口的鲜血从嘴里溢出,背上的棍杖几乎要把她所有的骨头都打断。
玲珑夫人与慕容桥都没想到夏子安会这般的口硬,玲珑恼火至极,也顾不得维持自己的威仪,疾步下来,一手抓起子安额前的头发,用力地把她的头拽起来,恶狠狠地道:“你若不肯答应,便是自寻死路。”
子安呸了一声,满口的鲜血吐在玲珑夫人的脸上,玲珑夫人怒极,拽住她的头发把她的脑袋狠狠地摁在地上,用脚踩在她的后脑勺上,“我让你嘴硬,让你嘴硬!”
慕容桥冷声道:“还与她废话什么?她若不答应,便按照丞相之前的计策,以通奸之罪,把她母亲休出去,且看那袁氏以这等不堪的罪名被休出府去,还能不能活下去。”
子安心头狂怒,狂怒之中,夹着一丝心痛,这不是属于她的情感,这是原主留在大脑和心里的情感,可以想象,原主死前,唯一放不下的,就是她的母亲袁氏。
昏沉中,子安只听到一道威严的声音缓缓响起,“明日就是婚礼了,再打伤一点,昏迷中抬上花轿去,梁王要的只是相府嫡女为王妃,至于她日后是残疾还是毁容,梁王不会管。”
子安死死地记住了这把声音,特工生涯的经验告知她,这把声音应该是原主的父亲夏丞相。
虎毒不食子,这个夏丞相,猪狗不如。
一顿狠辣的棍杖再度落在她的背上,终于,她昏迷过去。

展开内容+

猜你喜欢

穿越言情小说 古代言情小说 穿越架空小说 古代短篇虐恋小说
穿越言情小说
穿越言情小说

你想体验一次莫名的穿越?一场恶俗的相亲宴?还是你想穿越但是不想穿越到后宫?去哪看小说网提供架空类型的穿越小说爱情故事,一...

查看更多>
古代言情小说
古代言情小说

古代言情小说标签集合了当下精彩热门的言情小说,有豪门世家、穿越逆袭、重生改变命运等众多热门题材的古代言情小说推荐,让你体...

查看更多>
穿越架空小说
穿越架空小说

带着另一个世界的记忆还能带着重生一世的身世。穿越,众所周知,是指穿越时间或空间,而架空,则是指人物,背景,时间都为虚构,...

查看更多>
古代短篇虐恋小说
古代短篇虐恋小说

喜欢看短篇古言吗?喜欢看虐死人不偿命的古言吗?喜欢就来去哪看小说网,齐聚众多虐心短篇古言,保证虐到你心里!

查看更多>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合作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去哪看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苏ICP备170402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