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妖怪为什么都想做人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小说 > 论妖怪为什么都想做人

论妖怪为什么都想做人

论妖怪为什么都想做人

10.0

手机阅读

来源:落初

作者:梳个马尾

时间:2018-09-15 16:05

评语:一步三摇,间或还退两步,十分谨慎。

标签: 乡村励志小说 
小说《论妖怪为什么都想做人》讲述了:自从鸿蒙开辟以来,人,有人道,妖,有妖路,鬼,有鬼途,可是古往今来,众多山精树怪,大妖小鬼,都变着法儿的想要当人,若说鬼想要做人,那还情有可原,毕竟人家本来就是人死了变的,想重回人世间,并不奇怪,可那些妖怪又是为什么一个个的前仆后继呢?真是奇了怪了!

精彩推荐试读:

 夜色渐深,沉沉雾蔼笼罩,即便运足目力,也难以及远。

当年杀神白起坑杀四十万赵军于此,每到夜深,长平周围一片荒凉,阴气森森,鬼影幢幢,连虫鸣蛙声也无。

雾蔼中隐隐传出凄厉的喊杀声,哭泣声,让人不寒而栗!

“你的阵布好了么?”

瑶磐掠了掠肩头的发,用一根石青色发带将及腰的长发全数挽在颈后,润泽如玉石的滑腻肌肤上,一枝红杏盘旋环绕着由额角处开到了眉边,夜色里似乎开得更盛了些,妖娆得夺人眼目。

“嗯!”

青衫男子擦拭着手中的剑,青螭剑下已不知有多少恶鬼邪魔饮恨,剑身似水,轻叩下声声龙吟。

“今天是朔日呢!”

青衫男子抬头望望天际如一条细线般的月芽儿,心里隐隐有些不安,朔日历来阴气最盛,那人又一向在子时出没――

“朔日又如何?”

瑶磐冷冷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连带得眉边那枝开得热闹的红杏也有些浅淡。

男子轻轻舒了口气,也许是自己多心了,有瑶磐在,不会有什么问题。

瑶磐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身为与掌教心脉相连的镇山灵鬼,她感到男子心脉中有一丝极细微的波动。

“瑶磐――”青衫男子伸出一只手,轻抚过瑶磐眉边那一枝红杏,冰凉的触感透进他指尖,恍惚记起,自己小时候还曾说过她难看?

其实瑶磐是很漂亮的!只是那时候自己太小,不明白!

瑶磐迷惑的看着眼前的男子,却没有挥开他停留在自己颊上的手,与她不同,他的手总是暖的,很舒服!像是东皇宫里太一身上的光一样。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就总是会用这种神情看着她,像是期待又像是叹息,像是欢喜却又带着些怅惘!

远方的山峦间,似有风声更急,雾蔼中传来了一阵又一阵奇怪的铃声。

“叮铃铃!叮铃铃!”

铃声合着一种奇特的节奏,每一下都像是敲在两次心跳的中间,几次下来,连人的心跳都乱了起来,一片烦躁。

雾蔼中的灵体们似乎感受到了这诡异的节奏,纷纷呼号起来。

阴风阵阵,怨气冲天!

“来了!”

瑶磐同男子对视一眼,两人眼中都是一片清明冷肃之色,此人的功力之高,魔气之重,实在是平生仅见,若是不谨慎应对,只怕不好打发!

随着铃声渐近,朔月的微光下,一个细瘦的人影向着这一片雾蔼晃来,一步三摇,间或还退两步,十分谨慎。

“等等!”男子伸手按住就要探出头的瑶磐,“待他进了伏魔阵再出手,胜算会大些。”

瑶磐听话的伏低,对于如何作战她一向没什么意见,只要最后解决了就好,无所谓简单困难。

走近的人影似乎感觉到了什么,铃声忽止,微驼的身子左右转动着,一双翻白的眼滴溜溜乱转,拱起的朝天鼻在空气里四下嗅着。

青衫男子忙低下头,不敢再看独自站在朦胧雾蔼之前的瘦小身影,心里有些发紧,这样感觉敏锐的魔道高手,也不知道是从哪冒出来的?

瘦小的人影停了片刻,似乎并没有发现什么,终于迈步踏进了雾蔼之中,随着铃声再起,雾蔼中的呼号声益发激烈,象是泛起的潮水,一浪高过一浪!

“起阵!”

青衫男子倏然立起,一声厉喝,五支高达两丈的长杆破土而出。

金木水火土,黄绿青赤橙,伏魔五行旗在风中猎猎飞舞,一阵狂风,吹散了笼罩在长平战场上的浓浓雾蔼,露出了沉沉夜色下的真面目。

瘦小的身影包裹在一股股黑气之中,冉冉上升,直升到半空,方才被笼罩上方的阵法压制住。

“桀桀桀!”

一阵如夜枭嘶鸣般的刺耳笑声在两人耳鼓中响起,刺的两人心头一阵烦乱。

“茅山伏魔五行阵?”

“不错!阁下既在长平修炼百煞炼魂幡,早该想到会有今日之劫!”青衫男子站在阵外,手掐布阵法诀,一脸肃然。

“区区五行阵,能耐我何?”

瘦小男子一脸倨傲,翻白的眼珠里寒光森森,手掌一翻间,一面漆黑小旗迎风招展,眨眼间便长成了一面丈二长短的大幡。

“百煞炼魂!收!”瘦小男子一声厉喝,大幡陡然一缩,长鲸吸水般,无数黑烟带着灵体的呼号眨眼间便被吸了进去,黑幡上的骷髅头涨大了一倍,声势更盛。

当断不断,必受其乱!

“五行伏魔!天雷现!”男子掐定法诀一声厉喝,五行旗倒卷向天,五色灵光冲天而起,直射苍穹,一道金色雷光伴着隐隐风雷之声漆黑天幕中渐渐逼近。

“百煞炼魂!破!”

瘦小男子大幡一招,五道黑色流光冲着五方五行旗直冲而去,这五行阵聚雷需要时间,只要在天雷劈下之前破了这阵,又有何惧?

“瑶磐,护阵!”青衫男子单手结阵汗湿重衣,另一手却将青螭剑交到身侧的瑶磐手中。

瑶磐手捏剑诀飘入阵中,五道青气从剑尖电射而出,后发先至,正好的将射向五行旗的五道黑烟拦截了下来。

“轰轰轰轰轰!”五声巨响,黑气被打的倒卷而回,缩回了大幡之中。

“茅山镇山灵鬼?”瘦小男子诧异的朝着瑶磐望去。“哈哈哈!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居然让老夫在此碰上镇山灵鬼!”

“百煞炼魂!战!”

瘦小男子眼中冒出滔天狂喜,大幡一抖,幡中血色骷髅化为一个巨型骷髅魔将直往瑶磐冲来,手中骨刀一挥截住了提剑的瑶磐,两个灵体翻翻滚滚战在了一处,搅得四周鬼灵一阵号哭。

瘦小男子抓紧机会右手一拍腹间,口中吐出一颗血色红珠,掐在指间,口中喃喃轻念。

一阵如蚊子嗡嗡般的咒语响起,红珠血光大盛,邪气冲天,伴随着一股扑鼻而来的血腥之气,冲上半空直往瑶磐罩去,只瞬息间,瑶磐便已被罩在了红光之中。

“血魂珠?”青衫男子不由大急,这男子究竟是何人?竟会炼有这种东西?

青衫男子掏出五面小旗,手中法诀不断变幻,不顾已有些告罄的法力,咬破舌尖收敛心神,往旗上喷出一口热血。

刹那间,阵中五行旗毫光大放,灵气恍若实体直冲天际,满目金蛇奔腾间,一道粗若水桶的明晃晃天雷挟天地之威,直向阵中劈下!

瘦小男子惊觉不妙,单手捏诀,加力摧动护法魔将,魔将的骷髅嘴中发出一声震天大吼,手中骨刀连挥,逼退瑶磐后,改势上劈,一道暗红血光逆天而上,硬抗天雷!

瑶磐的唇角勾起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手中青螭剑青芒大盛,趁着魔将分神,反向瘦小男子劈去。

“困!”

瘦小男子一声低喝,血魂珠红光大放,身在红光中的瑶磐,只觉得象是被粘住了一般,一举一动都不受控制起来。

仰头看看头顶困住她的血魂珠,瑶磐心中有些好奇,好像还是很久以前,听谁提起过这个东西。

眼看天雷成势就要落下,青衫男子看着一动不动的瑶磐心中大急,若是瑶磐不能及时退开,天雷落下之时,她势必也在其中!她本就是灵体,若是一旦被劈中,那后果~~

来不及细想,青衫男子将法诀一收,晃身进入阵中,直奔瑶磐而来,他要抢在天雷落下之前将她带离阵中!

“桀桀桀!找死!”

瘦小男子阴惨惨一笑,瑶磐灵鬼之身,法力强大,他要困住她着实不易,不过换了个大活人,可就容易多了!

青衫男子刚一靠近,血魂珠突然一动,珠内红光如箭一般直刺入青衫男子眉心。

“啊~~”一声惨呼!

“轰~~”同一时间,头顶天雷硬生生轰下。

金光与血光撞在一处,光芒激射睁目如盲,空气中一阵剧烈的灵力波动,所有的灵体都发出了凄厉的呼啸,声震四野。

“桀桀桀!茅山掌教?不过如此!咳咳~~”

瘦小男子咳出一口暗黑的血,勉力撑起佝偻的身子。

这天雷轰击,让他折了大半道行,鬼煞也折了进去,不过,有茅山灵鬼在,自己迟早可以炼出一个更强的!

一抖幡,勉力收回地上的半截骷髅残躯,瘦小男子望向地上被笼罩在红光之中的青衫男子和瑶磐。

忽然间,异变陡生。

本该被制的瑶磐手中青螭剑剑光一闪,竟穿透了血魂珠的红光,一剑刺进了瘦小男子的丹田。

“你~~怎会~~?”

瘦小男子不可置信的看着对穿的腰间隐现龙纹的长剑,血魂珠下,她怎会还有余力

“你以为,凭你如今的灯枯油尽还能驾驭血魂珠么?”

冷冷的看着眼前的猥琐男子,瑶磐毫不留情的翻手一搅,口中微念,剑身一片青光闪耀,瘦小男子丹田中一阵爆响,眨眼间便灰飞烟灭!

失去了控制的血魂珠顷刻间红光散去,滚落在地。漆黑的夜色里,周围的一切再次恢复了寂静,好似方才这惊心动魄的一幕从来都不曾发生过。

青衫男子安静的躺着,浓密的长睫下,那双温柔的眼静静闭合,仿佛睡着了一般,嘴角甚至还有一丝笑意未曾散去。

瑶磐茫然的看着闭上双目如安睡般的青衫男子,不明白他是怎么了。

他这是死了么?魂飞魄散了?

他不是说过会一直在么?

害怕惊醒他一般,瑶磐轻轻将他抱起,揽进怀中,那温柔的暖意正渐渐散去。

朔月下,风声里,隐隐似有絮语传来:

“瑶磐?你叫瑶磐?这名字好难听啊!”

“瑶磐,瑶磐!我将来做了掌教,你还会在这里陪着我么……”

“瑶磐!我终于做了掌教了!你可高兴?”

“瑶磐!你……你可曾……有一点……”

展开内容+

猜你喜欢

乡村励志小说
乡村励志小说
乡村励志小说

在乡村生活的人们,虽然不习惯都市李的生活,但他们不甘平庸,有带着乡里乡里致富的,也有都市青年回归乡里的,他们都有一个共同...

查看更多>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合作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去哪看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苏ICP备17040234号